劉 又慈

2022-10-12發佈

2022-11-23更新

《贖罪風暴》:我要承認殺錯牛嗎?|吳玟嶸

《贖罪風暴》:我要承認殺錯牛嗎?|吳玟嶸
quotationmark image

作者介紹:臺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就讀中,希望能趕快更換這個簡介。   (以下涉及劇情,請斟酌觀看) 《 …

quotationmark image

作者介紹:臺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就讀中,希望能趕快更換這個簡介。

 

(以下涉及劇情,請斟酌觀看)

《贖罪風暴》(Ballad of a White Cow)的開頭與劇情十分離奇:前者是全白的牛站在監獄正中央,搭配著《古蘭經》的經文,帶來一絲懸疑感;後者是法官與他「錯判」的當事人遺屬,一起生活並企圖幫助他們,觀影過程確實容易使人浮想聯翩。

而這些離奇的設定,其實更推進了整部電影的視角,是對司法、性別,更是對伊朗這個國家文化的深沉批判。

一個關於冤案/不道德法官的故事

電影改編自導演父親的真實經歷,講述一場冤案過後,遺屬如何艱困地生活、國家又應該抱持何種態度,面對自己錯誤的故事。

冤案是為何發生所占篇幅不多,劇情很快來到主角米娜,在丈夫被處死後獨自撫養瘖啞的女兒,生活越見困頓。這時一名陌生男子雷薩出現,自稱是她丈夫的舊友,要償還許久前的借款,不只如此,更以低價出租他的舊住處,讓被房東趕出住處的米娜稍得喘息。

雷薩各種有形無形的援助、陪伴,一定程度幫助米娜與女兒度過了這段悲慘時光。

但諷刺並無法說出口的,是雷薩所欠的債不是金錢,而是生命。他的真實身分其實是當初錯判死刑的法官,雷薩在良心譴責之下辭職,並打算靠一己之力彌補過錯。

雷薩有打算當面道歉嗎?或許曾經有,但在不斷拖延之下,終究是米娜先得知了這個事實,並帶著女兒離開雷薩。

雷薩的所作所為是否足夠彌補他的過錯?在米娜看來並不足夠,他需要的是法官當面認錯。所以米娜知道一切後,仍然馬上收拾行李,帶著女兒離開雷薩租給他們的屋子。

2022/10/Ballad-of-a-White-Cow-32-scaled.jpg

 

該/要道歉嗎?

錯判的法官應該道歉嗎?雷薩知道他應該道歉,但在同事的質問下,他表示他真的說不出口。

2022/10/Ballad-of-a-White-Cow-11-scaled.jpg

這點在臺灣也能夠看見,我們的《刑事補償法》規定冤案的當事人可以請求國家補償,但當事人需要的往往不只是金錢,他們也期待來自司法的道歉。2018 年成功平反的蘇炳坤案,三名法官周盈文、簡志龍、林孟皇,當庭公開向蘇炳坤的遭遇表示同情與不捨,並指出法院未能落實無罪推定原則,是造成冤案的原因之一。

但更多時候冤案當事人無法得到道歉或來自司法的愧疚,反而在爭取冤獄賠償之時,還需要面臨諸多質疑,認為他們也「可歸責」,比如當初如果不自白就沒事了、有證據就應該趕快提出等等。

比如被指控殺人的謝志宏,在平反之後向法院爭取刑事補償。某一次的刑事補償判決書中(後來被上級審推翻)卻寫著,雖然偵審機關做錯事,但是謝志宏跟他的律師也有疏失的地方,比如警方沒有將謝志宏否認犯行的「行蹤交代稿」移送檢察官,而謝志宏和他的律師也沒有要求法院調查這個證據,因此認為謝志宏「有所忽略」,可歸責於他,補償金額會有所調降。

白牛的寓意?

電影一開始那頭白牛,應該是化用《古蘭經》中一則有關宰牛的故事。學者 Kamarul Azmi Jasmi 整理的文獻(註)中,這則故事有不同版本,但大略上如下:

某個富人沒有直接的繼承人(有一說是他有女兒),因此擁有繼承權的姪子,為了能夠更早拿到遺產,謀殺了富人還偽裝對此毫不知情。

為了找出兇手,先知穆薩告訴他們:「真主的確命令你們宰一頭牛。」,「你愚弄我們嗎?」兇手這樣回應;而兇手更是因為懼怕先知找到真相,不斷詢問那頭牛的細節以拖延時間。

穆薩耐心回應兇手的提問,讓兇手必須耗費極大心血,找到一頭「不老不少」、「毛色純黃」、「不耕地、不轉水車,也沒有任何瑕疵。」的牛來宰殺。最後穆薩用那頭牛的肢體,敲打死去的富人讓他復活,也因此揭穿了真兇。

前述學者的研究中有提到:兇手其實可以隨便找一頭牛殺了就好,但為了掩飾罪行一直提問,反而讓穆薩給了他們更嚴格的考驗。

2022/10/Ballad-of-a-White-Cow-2-scaled.jpg

這個故事放在電影的脈絡之下,電影裡的兇手,也就是一直不願意認錯的司法正是批判的對象。

這裡也提供另一個思考的途徑,如果自認清白,那麼對於權威(真主、司法)仍然不能提問嗎?司法制度不可能如神祉般永遠正確,乍聽之下刺耳的追問正是使權威不會犯錯的方法之一。就如同米娜電影中不斷向法院詢問:

審理我的法官是誰?我為什麼一直無法見到他?

對權威的提問

電影在描述米娜生活之時,帶到了許多伊朗生活中的荒謬,比如租房市場不喜歡寡婦、工會抗爭被濫捕等等,甚至在其他法官表示雷薩的判決沒有問題之時,他們還會提到「這是真主的旨意」、「真主會庇佑你」等等。

2022/10/Ballad-of-a-White-Cow-8-scaled.jpg

電影對於許多議題或許提供不了解答,但至少可以對社會提出尖銳的問題:對於無上權威的盲信,是否導致人們無法反思真實生活的錯謬?

 

2022/10/贖罪風暴_海報-scaled.jpg

註:Jasmi, Kamarul Azmi (2018). “Bani Israil dan Peristiwa Sembelihan Lembu: Surah al-Baqarah (2: 67-74)” in Program Budaya al-Quran pada 17hb. Januari 2019 di Kolej Tun Fatimah, UTM. Program anjuran Pusat Islam, UTM, p. 1-39.

本專欄「娛樂文創與IP的距離」:是由威律法律事務所的周律師及魯律師組成。兩位深耕智財領域,從過去服務影視、音樂、動畫、遊戲、設計、出版、媒體行銷、演藝、體育、授權、藝術、數位內容等娛樂及文創產業的經驗,體認並倡導IP議題的實用性與重要性。

用行動支持法白

專注打造台灣法律文化的垂直媒體,從法律認識議題,從議題反思法律。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vertical logo

專注打造台灣法律文化的垂直媒體。

從法律認識議題,從議題反思法律。

社群媒體

文章投稿,請洽

editor@plainlaw.me

授權與商業合作,請洽

business@plainlaw.me

聯絡客服,請洽

support@plainlaw.me

未經同意,不得擅自利用本站內容。

Copyright © 2022 Plain Law Move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lly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