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棫

2022-07-21發佈

2022-11-21更新

過度濫捕,準備迎接無魚之海!連海哭的聲音都別想聽到?|廖苡智

過度濫捕,準備迎接無魚之海!連海哭的聲音都別想聽到?|廖苡智
quotationmark image

本文作者:廖苡智,現為執業律師。 (本文最後,還有精美文宣,敬請收看) 「海洋資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嗎? …

quotationmark image

過度濫捕,準備迎接無魚之海!連海哭的聲音都別想聽到?|廖苡智

本文作者:廖苡智,現為執業律師。

(本文最後,還有精美文宣,敬請收看)


「海洋資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嗎?」

2006年,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WWF)在《科學》期刊中發布海洋健康狀況的分析報告。報告顯示,如若政府、企業經營者、消費者對於海洋生態的破壞和濫獲情況繼續視若無睹,放任海洋生態持續遭受傷害,人類將在 2048 年無魚可吃。

漁業過度捕撈的起源

這可以從 19 世紀說起,當時人類對於「燈油」有大量需求,且因煤氣燈的成本高昂,燃燒無異味、無煙、高亮度的鯨油便成了再適合不過的替代品;後來甚至連塗抹在臉上的化妝品,都有鯨油的運用。

對鯨魚的工業捕撈,就這樣持續到 1950 年代,以位於南極的南喬治亞島為例,過去捕鯨站建築,現在已是博物館,紀錄著捕鯨業的瘋狂和殘酷。根據博物館內的記載,在 1904 至 1965 年間,17 萬 5250 頭鯨魚在南喬治亞島被「處理」;這一時期,捕鯨業由於過度捕獵和石油產品的發展,最終崩潰。如果你把南極地區看成一個整體,並把許多在船上處理鯨魚的「工廠船」也算進去,那麼在南極地區差不多有 150 萬頭鯨魚在 1904 至 1978 年間被捕殺。

認識一下什麼叫 IUU? 

所謂 IUU,即非法(Illegal)、未報告(Unreported)、不受規範(Unregulated)。一言以蔽之,就是捕魚活動沒有受到有效的監督與控制──從漁船國籍登記到捕魚行為、補撈物種的報告,和違反區域性漁業管理組織(RFMOs)的報告。

如果漁業活動被認為是 IUU 行為,將會被其他市場拒絕在貿易大門之外,形同制裁這等破壞海洋永續的行為。換句話說,國際社會將會以最實際的拒絕進口,或其他貿易障礙,試圖遏止這種不公平且傷害海洋的競爭行為。

2015 年,臺灣便遭歐盟列入此一不合作國家警告(黃牌)名單中,重新喚起臺灣政府的重視,將積弊已久的漁業法規大幅更新(如同新聞報導中的「遠洋漁業三法」),並加緊監管強度,終於在 2019 年解除歐盟的黃牌警告。

但緊接而來的質疑是:執法強度、密度、海上人權問題(臺灣遠洋漁船多透過境外僱用外籍漁工),只能說,臺灣仍在觀察名單當中。

「海是銀行、魚是存款、會生利息。」

這是日本在宣導海洋保護區時的口號,十分生動地形容了海洋保護區的核心概念,藉由最大限度的減低或禁止人類活動,使得某一區域的海洋生態可以重生,讓小魚茁壯,再外溢到附近海域,或洄游到更遠的大洋,因此海洋保護區就像銀行,海洋生物就像存款,不斷地滋生利息,永續循環下去。

全球的大鯨魚只剩下原有數量的四分之一,大約 130 萬隻,而藍鯨的數量則下降到原有的 3%,據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 ,IWC)表示,南半球的藍鯨數量從高達 20 萬隻下降到了今天的「區區幾千」之數,鯨魚數量顯然與人類大量捕殺之前的水平還有一大段的路程。令人不禁沮喪的同時,海洋卻溫柔地向我們展示了,他強大的生命力。

如南喬治亞和南桑威奇群島(South Sandwich Islands)海洋保護區,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洋保護區之一,於 2012 年設立,目的是要保護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周邊海域。此外,此海域的海豹數量也已反彈回升:如今島上擁有全球 98 % 的南極海豹和約 50 % 的海象,雖然大型鯨魚或其他大型魚類如鯊魚,因為壽命長、生育慢、性成熟晚,在恢復速度上較為緩慢,但我們仍然可以期待,在各國提高海洋保護區的劃設比例與加強執法監管強度之下,這片海終會重回他的盛世。

生態系平衡,已搭上失速列車,時間所剩不多

根據聯合國生物多樣性締約國第十五次大會作成的《昆明宣言》,締約國誓言要在2030 年以前,將全球30%海洋區域劃為海洋保護區(MPA,註一),以防止海洋生物種類的迅速消失(註二)。

換言之,國際之間,將以 2030 年保護 30% 海洋作為目標,由學者與 Greenpeace (綠色和平組織)合作科學研究(《30 x 30海洋保護藍圖》,30×30: A Blueprint For Ocean Protection)。

30×30 的倡議活動,看似回應了 Greenpeace 等其他關心海洋生態的 NGO 組織,但回到國內來看,我們還有多少時間?海洋無時無刻都在牽動現今全球的氣候變遷。

海洋的碳匯功能隨著減碳、氣候調適的議題,逐漸為人重視。根據全球碳計畫(Global Carbon Project)2019 年發布的評估報告顯示:2009 年至 2019 年間,海洋總共吸收了全球人類 17 %至 28 %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2020 年的報告也指出,全球有高達 80% 的碳以各種形式被保存在大海中,理論上如果時間足夠,海洋甚至可以吸收人類所製造的 95% 溫室氣體。當然,不只是與陸地上的森林相比,鹽沼、紅樹林、海草床的吸碳能力都遠遠勝出;其中蘊藏、已經固化的碳,是否會隨著海洋生態的崩解,重回大氣之中,再進一步加速全球暖化的進程,更是現在的觀察重點。

另外,也帶大家認識一項重要的公約——《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 CBD),在 1993 年 12 月 29 日正式生效。起初在訂立公約時,我們專注在基因改造作物、動物試驗等層面,是為了因應 20 世紀末飛速成長的生物科技,隨之帶來的生物安全、自然平衡的疑慮,可以說這時我們的想像,還遠遠不及我們對生物多樣性帶來的影響,尤其是在海裡。

回到台灣,自 2019 年底海洋委員會公布《海洋保育法草案》至今,臺灣毫無進展。

依海洋委員會海洋保育署網站統計,現今的海洋保護區共有 46 處,共分為 5 大類型,佔比約 8.17%,但實際上因各保護區劃設的法規不同,不同的法令主管機關,造成多頭馬車,實際上根本沒有執法計畫,何況是執法能量。

而佔比更是虛晃一招,8.17% 是以我國領海外界線內水域面積+金門、馬祖、太平島等限制水域面積 64,473km² 為計算,但國際上是以經濟海域(EEZ,20 0浬)為分母,計算下來,我國目前 MPA s比例覆蓋率僅有1.12%,何況我們的禁漁措施,往往限於單一時期、單一漁具、漁法而已,能否完全達成禁漁所欲達成休養生息的效果,仍然有疑慮。

倒數4個立法院會期,將會是重要關鍵。

目前《海洋保育法草案》仍然在行政院院會中等待出爐,待進入立法院進行立法,希望有望達成 30×30 之機會。

就在接下來這4個會期當中,如果在這一屆立法委員任期屆滿前(2024年)以前,能夠快速通過此一立法,並開始嚴格實施,我們或有可能達成,反之,如果過渡到下一任立法委員任期,因為「屆期不連續」的原則,我們恐怕要推倒重來一次,對於能否趕在 2030 以前達成,更增添一分疑慮。

現在,加入 Greenpeace 的附議行列,敦促行政院盡快送出海洋保育法草案,實質推動立法進程,支持友善海洋的店家,以確實的消費數字與附議人數來提醒政府,臺灣的海洋,海有臺灣人佇顧!並請參考後述圖片文宣!

註一:IUCN 則將海洋保護區 (marine protected areas, MPAs)定義為:「任何在潮間帶或亞潮帶地區,連同其上之水體及其有關之動、植物、歷史與文化特徵,藉由法律或其他有效的方式保護,此一環境所包含之全部或部分者。」

註二:那麼同樣在2010年矢言,要在2020年達到10%海洋保護區劃設的《愛知目標》呢?答案是:不只10%海洋保護區,《愛知目標》沒有一項做到。

 

2022/07/圖片2.png

2022/07/圖片2.png

2022/07/圖片3.png

2022/07/圖片4.png

本專欄「娛樂文創與IP的距離」:是由威律法律事務所的周律師及魯律師組成。兩位深耕智財領域,從過去服務影視、音樂、動畫、遊戲、設計、出版、媒體行銷、演藝、體育、授權、藝術、數位內容等娛樂及文創產業的經驗,體認並倡導IP議題的實用性與重要性。

用行動支持法白

專注打造台灣法律文化的垂直媒體,從法律認識議題,從議題反思法律。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vertical logo

專注打造台灣法律文化的垂直媒體。

從法律認識議題,從議題反思法律。

社群媒體

文章投稿,請洽

editor@plainlaw.me

授權與商業合作,請洽

business@plainlaw.me

聯絡客服,請洽

support@plainlaw.me

未經同意,不得擅自利用本站內容。

Copyright © 2022 Plain Law Move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lly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