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棫

2022-08-31發佈

2022-11-21更新

中共打算如何搶奪台灣半導體的生產實力?|話鹿讀冊

中共打算如何搶奪台灣半導體的生產實力?|話鹿讀冊
quotationmark image

本文摘自野人文化《半導體地緣政治學》 第五章〈中國的特洛伊木馬〉部分   接著,我們來談談中國在爭奪 …

quotationmark image

本文摘自野人文化《半導體地緣政治學

第五章〈中國的特洛伊木馬〉部分

 

接著,我們來談談中國在爭奪半導體霸權方面所採取的經濟外交策略。

半導體爭奪戰的利器①―制海權

習近平的半導體政策,和拜登政府的策略如出一轍,有如一個銅板的兩面。習近平一樣「不想依賴他國,因而企圖建立自給自足的半導體供應鏈」。如同美國覬覦台積電,中國也需要台灣的半導體生產能力。

雖然中國想要實際控制台灣,但是侵略台灣的風險太大,而且也沒有合理的理由。

然而,為了從台灣再次取得半導體的供應,中國必須持續對台灣及美國施壓。中國試圖營造出「只要我想要,我就能控制台灣」的氛圍,讓台灣及美國都感受到軍事威脅。

現階段雖然受到美國及其他親美國家的壓制,但中國想必在思考如何盡早取得以九州為起點,往南至沖繩,然後再延伸到菲律賓、婆羅洲的「第一島鏈」制海權吧?當然,台灣也包括在內(參見圖表5-1)。

2022/08/圖表-5-1-第一島鏈與第二島鏈.png

中國在南海積極部署,甚至還獨斷地在南海畫定九段國界線,俗稱「九段線」(參見圖表5-2),片面宣稱擁有線內區域的主權,欲奪取作為東亞生命線的海上航道控制權。中國主張既然這裡屬於中國領海,那麼他們就可以為所欲為。

中國還不斷加速在南海的軍事化建設,利用南沙諸島的零星暗礁建設人工島作為軍事據點。

2022/08/圖表-5-2-九段線:中國主張擁有主權的領土.png

截至二○一九年為止,中國已經在永暑礁建造了三○○○公尺的跑道以及電波干擾設施,還能用衛星來確認戰鬥機離陸及著陸的情形。觀看永暑礁的照片,會感覺美麗的海洋和島礁上森嚴的軍事設備完全不協調。

美中的對立激化始於二○二○年四月,中國擅自在南沙群島及西沙群島設置行政區,將這裡視為中國的「地方自治區」,南沙區政府的所在地是永暑礁,西沙區政府則在永興島。

這麼一來,台灣南側的海域,至少在中國地圖上將完全屬於中國的管轄範圍。

台灣的壓力不僅來自南方,來自西側大陸的壓力更大。中國海軍東海艦隊將司令部設在浙江寧波的基地,盯著東海動靜,而負責注意南海動向的南海艦隊則在海南島設有主要據點。

就如我在第三章提到的,隔著台灣海峽,與台灣近在咫尺的福州和寧波有好幾處空軍基地,只要有超音速戰鬥機,短短五分鐘便可飛到台灣。

中國對台灣的空中恫嚇也頻繁發生,只不過沒有一一公開。例如二○二一年九月,英國航空母艦自南海、東海往北之際,就發現有中國軍機進入台灣的防空識別區(ADIZ)。十月之後次數更急速增加,四天之內,中共軍機擾台次數便達到一百四十九架次。

同時,中國亦有無人機越過日本宮古海峽,飛往西太平洋。日本防衛省統合幕僚監部(相當於國防部參謀本部)在八月二十六日證實,偵測到中國新研發生產的偵察、攻擊兩用型無人機,日本航空自衛隊(相當於空軍)的戰鬥機緊急升空驅離。由此可見中國軍機經常進入釣魚台的防空識別區,推測應是從福州、寧波的空軍基地起飛。

一言以蔽之,台灣四周盡是中國的軍隊基地,而集結半導體工廠的新竹,更位處台灣本島最靠近中國的西岸位置。以地緣政治風險來看,沒有比這裡風險更高的地方了。

半導體爭奪戰的利器②―廣大的國內市場

中國的另一個「利器」是廣大的國內市場。根據一份二○二○年半導體市場規模的調查顯示,中國的市占率壓倒性地大。光是中國就占了全球需求的35%,其次是北美占了22%,歐洲及日本則各占8%。

毫無疑問,中國的市場力量日後還會愈來愈強。中國是數位先進國家,半導體需求每年都以兩位數左右的速度持續成長,若不是因為美中對立,全球半導體廠商應該會以中國的成長市場為目標,積極增加對中國的出口。

在第四章介紹的訪談中,華為日本分公司董事長王劍峰十分留意美國半導體廠商在檯面下的動作。他認為今後美國政府的出口限制,不會針對所有的半導體,而是限定技術水準較高的部分。

事實上,美國的半導體企業也希望除了戰略敏感的精密產品以外,都能自由銷往中國。

英特爾或高通公司的通用晶片可以說是其中代表。但這界線在哪裡並不能光憑企業自己臆測,所以美國商務部必須明確列出禁令清單,畫出界線,表明「這個範圍內的商品可以出口」;而中國企業也同樣關注這條界線。

那些尋找擴大出口機會的美國企業,正中中國的下懷,因為這或許是個可以打開美國出口限制的突破口。美國政府基於國家安全支持國內的半導體企業,但是這些企業在生意上的確依賴中國市場。如果美國企業說服政府放寬出口限制,它們就可能會成為中國的特洛伊木馬而反噬美國,美國的困境就在這裡。

大約從二○一九年開始,習近平政府自詡為全球自由貿易領頭羊,這點多少和美中目前扭曲的貿易關係有關。

接下來,讓我們先把目光從半導體供應鏈上移開,看向數位產業舞台,瞧瞧網路空間裡的數據貿易發生什麼變化。

 

作者簡介 太田泰彥(Ota Yasuhiko)

《日本經濟新聞》編輯委員。1985年加入日經新聞。留學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後,曾派駐華盛頓、法蘭克福、新加坡,主要負責撰述貿易、外交、科技、國際金融等主題的報導。日經「春秋」專欄撰稿人,2004~2021年,擔任編輯委員兼社論撰稿人。2017年以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等主題之報導,獲得「伯恩-上田國際記者賞」。著作包括《峇峇娘惹:推動東南亞的謎樣民族》(暫譯,2018年日本經濟新聞出版)等。

1961年出生於東京。畢業於北海道大學理學系(專攻量子物理化學)。

日本最大國際新聞獎「伯恩-上田國際記者賞」得主。

譯者簡介 卓惠娟

任職出版相關工作十餘年,於不惑之年重啟人生,旅居日本三年返台後,逐步實踐二十歲時曾立下的夢想,專職翻譯工作。譯有《徹底圖解世界各國政治制度》、《三星內幕》、《佛陀教你不生氣》、《亞馬遜會議》、《未來記憶成功術》、《體貼性愛祕技》、《蘇格拉底辯證交涉術》、《暗黑心理學》等。

臉書粉絲專頁:卓見拙見 

 

2022/08/野人0NEV0075-半導體地緣政治學-立體書封300dpi-scaled.jpg

 

本專欄「娛樂文創與IP的距離」:是由威律法律事務所的周律師及魯律師組成。兩位深耕智財領域,從過去服務影視、音樂、動畫、遊戲、設計、出版、媒體行銷、演藝、體育、授權、藝術、數位內容等娛樂及文創產業的經驗,體認並倡導IP議題的實用性與重要性。

用行動支持法白

專注打造台灣法律文化的垂直媒體,從法律認識議題,從議題反思法律。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vertical logo

專注打造台灣法律文化的垂直媒體。

從法律認識議題,從議題反思法律。

社群媒體

文章投稿,請洽

editor@plainlaw.me

授權與商業合作,請洽

business@plainlaw.me

聯絡客服,請洽

support@plainlaw.me

未經同意,不得擅自利用本站內容。

Copyright © 2022 Plain Law Move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lly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