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棫

2022-07-25發佈

2022-11-21更新

面對民粹崛起,指責川普的作法有道理嗎?|話鹿讀冊

面對民粹崛起,指責川普的作法有道理嗎?|話鹿讀冊
quotationmark image

本書為八旗文化《西方的自殺:人性本能如何反噬西方文明?》,本文摘自〈第十三章|川普時代──民粹主義的威脅〉。 …

quotationmark image

面對民粹崛起,指責川普的作法有道理嗎?|話鹿讀冊

本書為八旗文化《西方的自殺:人性本能如何反噬西方文明?》,本文摘自〈第十三章|川普時代──民粹主義的威脅〉。

 

為什麼反猶主義這麼容易吸引民心?因為無論是一九三○年代的歐洲還是當代的大部分阿拉伯世界,人們都普遍相信猶太人或猶太復國主義者,是世界上所有問題的幕後黑手。

克里斯多福.希鈞斯(Christopher Hitchens)說:「民粹主義者……總是相信有人用各種秘密交易『在幕後』操縱世界。這種想法很像是小朋友扮家家酒,麻煩的是,玩家不是小朋友,而是大人」。希鈞斯也許沒有發現自己說出了真理,民主會腐敗都是因為人類天性,而小朋友總是比大人更接近自然狀態。照理來說,大人會守規矩,小朋友則是天生的野蠻人,無論哪個時代都帶著相同的天生本能。當民主社會的大人像小孩一樣野蠻地四處大吼,民粹主義就誕生了。

川普很喜歡說「體制被操弄了」(等等,掌握體制的不就是他嗎),這句話不僅跟主流的民粹主義思想如出一轍,與伯尼.桑德斯的說法也很像,甚至也蠻符合伊莉莎白.華倫(Elizabeth Warren)。川普的被害妄想症有時候很妙,他一天到晚在推特上抱怨政府怎麼不做這個、怎麼不做那個,可是他是總統耶,這些事只要直接去問他的屬下就可以了吧?但儘管如此,他那套「全球主義」密謀傷害「美國人民」的陰謀論,還是導致了不少問題。

在二○一六年總統大選前的最後幾周,川普的競選言論完全捨棄了下限。他在十月十三號的演講中直接指責「跨國利益集團完全不管你的利益」。又在另一則被吹捧為打出「致命一擊」的廣告中說世界各國的「建制派」像吸血鬼一樣「榨乾了我們的國家」。

他秀出許多跨國集團重要人物的臉(大部分都是猶太人),說這些人組成了一個邪惡的陰謀集團。他指著高盛執行長勞爾德.貝蘭克梵(Lloyd Blankfein)的照片,說:「這個橫跨各國的權力結構,從我們的勞工手裡搶走了錢,把我們國家的財富,放進幾個大企業和政治團體的口袋裡。」(等等,他的組織有很大一部分就是高盛/華爾街/達沃斯的人在經營的耶。他到底是在意識型態上自我矛盾,還是根本邏輯有問題?)

這則言論引發嚴厲的反猶指責,有人甚至把他比做十九世紀的反猶人士虛構出來《錫安長老協議》(The Protocols of the Elders of Zion)。這些指責也許太過苛刻,但如果你知道他那個公開承認自己支持國族主義的競選總幹事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是怎麼唱和川普養出來的那群偏執極右派網軍,這種指責大概也不會太意外。其實我並不覺得川普和班農真的反猶,但他們很喜歡在民粹言論上玩兩面手法,而且實在太愛跟那些種族歧視的反猶網路白目站在一起,這讓人實在太難幫他們說話。

不過這裡的重點,依然不是川普小圈圈(或者歐洲類似的其他小圈圈)倒向民粹與排外立場,而是這類立場竟然可以聚集政治能量。無論哪個時代哪個國家,都有投機政客想用民粹方法奪權,但只要體制健全、社會正常,各式各樣的開放互動就會淹沒這些煽動人心的花言巧語,而這些民粹政客就會像感冒病毒一樣被踢出去。這個時代真正讓人沮喪的,其實是民粹的需求太高,而且左右派都一樣。

煽動修辭(Demagoguery)的歷史相當悠久。這個詞出自古希臘,原意是領導平民的人;後來變成了利用激情,讓群眾在本能之下不假思索地行動,或者不假思索地痛恨既有體制的修辭方式。煽動當然會跟浪漫主義一起出現,畢竟這兩者都認為情緒與感覺比事實和理性更重要。但早在浪漫主義誕生之前,人類就會煽動了。煽動基於我們的本能,在原始社會,陌生人通常都是敵人,如果部落要能存續,就必須能夠點燃族人的護國熱血和殺敵仇恨。黑白二分的世界觀,在當時是一種競爭優勢;而喚起激情的才能以及被激發激情的能力,在當時是力量的泉源。畢竟我們只要熱血衝腦,就會團結一心。換句話說,煽動其實是某種人類天性。我們是擁有文明之後,才學會怎麼彼此包容,怎麼疏導或消弭危險的群眾激情。憲法最主要的功能之一,就是盡量讓那些煽動群眾的政客和傾聽這些煽動的人民,無法集結出巨大的力量。以前的保守派都知道這件事多麼重要,現在卻沒那麼多。

然後我要再說一次,如果川普能夠駕馭自己的本能,他一定會變成一個更難對付的總統,一個更強大的煽動家。如果他對局勢的判斷更敏銳,他的就職演講就會很不一樣,例如可能會推出一些大型基礎建設之類的財富共享計劃,爭取民主黨的支持;或者吸走一些桑德斯競選所需的民粹能量。

但川普就跟很多剛上任的總統一樣誤讀了大選結果,繼續討好死忠支持者,同時跟民主黨正面對幹。身為一個美國的保守派,我當然樂見川普犯下這種大錯,因為這至少在短期內會讓更多人跳出來阻止他,鞏固我們的權力制衡體制。但長期我就沒那麼樂觀。川普的出線,至少已經證明即便是保守派(或者即便是共和黨與堅貞媒體盟友這些保守派)也無法倖免於強人政治的部落渴望。

川普不是右派墮落的原因,而是右派墮落的衍生物。他利用我們的墮落,然後讓我們墮落得越來越快。如果文明是一種對話,那麼川普就是一位非常重要的總統,因為他深深改變了民主的對話方式。

 

作者簡介 喬納.戈德堡(Jonah Goldberg)

美國企業研究所應用自由領域的執行主席、保守派雜誌《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的資深編輯,也是一名暢銷作家,他的全國連載專欄同時刊載於全美國一百多家報紙上,在《洛杉磯時報》上還有獨立的每週專欄,內容涵蓋政治、媒體、文化等廣泛主題。此外,戈德堡還是《今日美國報》和福斯新聞的撰稿人、《國家評論》線上版的創辦編輯,以及《布雷特.拜爾特別報導》中「福斯全明星」單元的固定來賓,常在許多電視、廣播節目中現身。

《大西洋》(The Atlantic)雜誌曾將戈德堡評選為美國最重要的五十名政治評論家之一。羅伯.諾瓦特新聞學會也曾在二〇一一年的保守派政治行動會議上,將他評選為年度新聞人。另著有《陳詞濫調的暴政》(The Tyranny of Clichés,2012)和《自由法西斯主義》(Liberal Fascism,2008),兩本皆為《紐約時報》推薦暢銷書。

譯者簡介 

盧靜

過度自由,熱衷策略與敘事遊戲,關心一切事務的「為什麼」與「然後呢」。譯有《妖風》、《操弄》、《下流世代》(合譯)、《為何不平等至關重要》、《平等式資本主義的勝出》、《遊戲設計的藝術》等。譯稿指教:rutkking@gmail.com。

廖珮杏

偏好議題性的人物故事,從中探討機制縮影、價值與文化衝突等結構問題。譯有《緬甸詩人的故事書》、《重返天安門》、《憤怒與希望》、《重病的美國》、《獨裁者的養成之路》等。譯稿指教:peixingliao@gmail.com。

劉維人

譯作集中在當代民主、政經制度等議題,並從事相關寫文和演講。譯有《反民主》、《暴政》、《不穩定無產階級》、《修辭的陷阱》、《北歐不是神話》等。譯稿指教:warren1_liu@hotmail.com。

三人從2021年開始團隊合譯,目前作品包括書籍《後疫情效應》、《艱難的抉擇》、《末日》;桌遊《推理事件簿1900、2400、恩怨千年》、《巫師:舊世界》。

 

2022/07/八旗0UEC0041西方的自殺-立體書腰300DPI.jpg

本專欄「娛樂文創與IP的距離」:是由威律法律事務所的周律師及魯律師組成。兩位深耕智財領域,從過去服務影視、音樂、動畫、遊戲、設計、出版、媒體行銷、演藝、體育、授權、藝術、數位內容等娛樂及文創產業的經驗,體認並倡導IP議題的實用性與重要性。

用行動支持法白

專注打造台灣法律文化的垂直媒體,從法律認識議題,從議題反思法律。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vertical logo

專注打造台灣法律文化的垂直媒體。

從法律認識議題,從議題反思法律。

社群媒體

文章投稿,請洽

editor@plainlaw.me

授權與商業合作,請洽

business@plainlaw.me

聯絡客服,請洽

support@plainlaw.me

未經同意,不得擅自利用本站內容。

Copyright © 2022 Plain Law Move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lly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