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如果沒有上帝,謀殺是錯的嗎?

公法與人權/合作專欄/微思客WeThinker/法律領域

作者:Michael Sherman/「懷疑論者學會」(Skeptic Society)創辦人以及《懷疑論者雜誌》(The Skeptic)主編1

譯者:王老香|多年留美華人,統計專業,微思客忠實讀者

普拉格大學網站是一個流行網站,保守的電臺脫口秀節目主持人鄧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最近在上面發佈了一個視頻:「如果沒有上帝,謀殺就不是錯的。」近兩百萬人聽了他的論證:沒有神,任何事情都會發生。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rcQ_PTkVD4

我認識鄧尼斯多年,在他的節目做過嘉賓多次。他很聰明,在許多問題上我們看法一致,但在這個問題上我認為他是錯的。
普拉格的看法是,沒有上帝就沒有客觀的道德,實際上很多人支持這個看法。這個看法是錯誤的。原因有四。

神諭理論可能是錯誤的

「道德來自上帝」的論點,哲學家和神學家稱之為神諭理論,下面這條流行口號給出了很好的表達:「神說了出來。我相信了。那就解決了。」2500年前希臘哲學家柏拉圖就已經反駁過了,他問:「神諭道德的對錯,是因為這個道德本身就有對錯,還是因為這個道德是神諭的才有對錯?」例如,如果殺人是錯誤的,那麼如果上帝說可以殺人,這行嗎?這能使得殺人成為對的嗎?當然不能!如果上帝有好的理由指定殺人是錯的,那麼他的理由是什麼,我們為什麼不能基於這些理由禁止殺人,跳過中間的神呢?換句話說,如果謀殺在道德宇宙真的錯了,神怎麼認為都無所謂,有沒有上帝,它仍然是錯誤的。

非此即彼的謬論

有人說我們需要選擇一個基於神的絕對道德,正確與錯誤涇渭分明,而無神的相對道德裡,正確與錯誤只是觀念而已。
這就是哲學家們所說的非此即彼的謬論,或假替代的謬誤(false dilemma)。這是一個經典的辯論策略,你說,如果我的對手的立場是錯誤的,那麼我的立場是正確的。這被認為是謬論,因為(1)你需要實際證明你自己論點,不只是反駁其他人的意見,(2)還有第三個可能。事實上在絕對和相對道德道德之間,還有暫定道德——也就是,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對絕大多數人來說,某個道德價值是真的。

例如,縱觀歷史和今天世界各地所有的社會,都對謀殺制裁。為什麼呢?因為如果沒有禁令反對謀殺,就沒有社會群體能夠生存,更談不上繁榮,所有的社會秩序將崩潰。我們不能允許人們奔走互相隨意殘殺。儘管如此,即便在信仰猶太—基督教的西方,謀殺是錯的這個規則也有例外。例如,對個人而言的自衛殺人,死刑是政府殺人的例子,正義戰爭是國家殺人的例子。

但是,對制裁謀殺這個規則的例外並不能否定「謀殺是錯誤的」這個暫定道德的真實。

道德的宗教淵源不可靠

神諭理論暗示人從神那裡獲得道德。怎麼獲得呢?大多數人都沒有看到燃燒的灌木叢,沒有聽到上帝的聲音,也沒有從萬能的神那裡收到鑿石碑。那麼這些關於對與錯想法從何而來?多數教徒說他們是從聖經上得到的。這樣做的問題是:對不同的宗教,上帝顯然給出了不同的道德律令,那麼哪一個是對的?每個宗教道德律令都自稱絕對道德真理,但是它們互相矛盾。他們不可能全部是正確的。

即使是從亞伯拉罕宗教傳承下來的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也有很多關於正確和錯誤的分歧。至今宗教成員們仍然在以上帝名義犯下暴力罪行,因為宗教本身沒有判斷對錯的方法。宗教讓我們擁有道德觀念,科學才具有鑒別真假的系統方法。這讓我想起我的第四和最後一個論點…

絕對道德導致絕對腐敗

對絕對道德的信仰不可避免地導致了這樣的結論:任何信仰不同的人都偏離了真理,從而不受我們的道德義務保護。

歷史上,這個絕對主義導致了十字軍東征,宗教裁判所,獵巫,宗教戰爭,種族滅絕——都是以上帝的名義進行的。今天,這也是為什麼自殺炸彈襲擊者高呼真主是偉大的。

那些伊斯蘭教恐怖分子也相信上帝賦予的關於對錯的絕對道德價值,並依此行動。

那麼希特勒,史達林和毛澤東呢?他們是不是如普拉格所說的無神論和無神的道德相對論導致的?

首先,希特勒不是無神論者,他是一個天主教徒;而史達林是東正教徒。但是,這一切其實是無關的,因為他們是以意識形態的名義殺人,而不是為了無神論。無神論本身並不是一個信仰系統。

事實上,在那些社會裡,國家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是類宗教,它們為信徒提供了關於對錯的絕對道德價值觀。它們恰恰是絕對道德導致絕對腐敗的例子。

道德不是絕對的。也不是相對的。它從何而來?

我們從我們的父母,同輩,導師,老師,書籍和文化中獲取道德,我們傾聽我們內心那個微小的聲音——我們的道德良知。道德是我們的天性,我們是有道德的生命,我們依靠道德情感推理,已經做了幾個世紀。

自從啟蒙時代,基於宗教的神權被基於憲法的民主制度取代,結果是奴隸制和酷刑的廢除,民主的法治,暴力的下降,以及公民權利,婦女權利,兒童權利,同性戀權利,動物權利的保障,我們的道德領域越來越擴大。正如我在《道德之弧》(The Moral Arc: How Science and Reason Lead Humanity toward Truth, Justice, and Freedom)裡所述,一個真正現實的關於對錯的道德宇宙是存在的, 通向那個道德宇宙的道路是一個彎向真理、正義、自由的弧。實現它, 則是我們的責任。

  1. 作者Michael Shermer是克萊蒙特研究大學科學史博士,曾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教授心理學、進化論和科學史。他著作頗豐,是非常受歡迎的心理學科普作家;目前擔任克萊蒙特研究大學客座教授,同時是《科學人》雜誌的專欄作家,以及《懷疑論者》雜誌的發行人。 已故當代最著名的進化生物學家Stephen Gould稱他為「美國公眾生活中的重要人物」。

Comment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