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Written by 13:15 專題, 不存在的國家, 時事白話文

不存在的國家 1:南奧塞提亞|李柏翰

1989 年開始,民族主義風起雲湧席捲前蘇聯,許多地方都爆發種族衝突。高加索地區位於裏海(Caspian Sea)以西的山區,是眾多不同族群的家園,受到的打擊尤其嚴重,主要包括喬治亞人、亞美尼亞人、奧塞提亞人(東正教基督徒),還有切爾克斯人、車臣人、阿瓦爾人和各種講土耳其語的族群,大多是穆斯林。

蘇聯之前,這些族群的生活相對自治,他們的政治忠誠基本上取決於「氏族」而非國家政府。蘇聯搖搖欲墜之際,喬治亞前總統 Zviad Gamsakhurdia 透過高漲的喬治亞國族主義,壓制國內的阿布哈茲人(Abkhazians)和奧塞提亞人(Ossetians),而主流媒體和地方幫派也在其中推波助瀾,引發數起族群矛盾事件。

最後喬治亞在 1990 年 12 月廢除了南奧塞提亞「自治州」的行政地位,也爆發了大規模的民兵衝突。成千上萬的難民逃離家園,主要逃往位於俄羅斯境內的北奧塞提亞行政區,喬治亞裔的就跑到其他城市去。1991 年擺脫崩潰的蘇聯後,喬治亞政府希望能全面同化或驅逐境內少數族裔,建立「純淨」的喬治亞國。

那年夏天喬治亞國內局勢緊張,南奧塞提亞議會終於在 1991 年 12 月逕自宣布獨立。喬治亞政府軍和南奧塞提亞民兵的零星械鬥一直持續到 1992 年 3 月,後來因為俄羅斯介入調停,雙方才在索契簽署了停火協議——即所謂「索契協議」(Sochi Agreement)。在那之後,南奧塞提亞共和國就成為「事實上獨立國家」。

喬、南奧、俄烽火再起 

2001 年喬治亞國內出現了一個親歐盟、親北約(NATO)反俄的新政黨「統一民族運動黨」。該黨的領導人 Mikhail Saakashvili 在 2003 年的「喬治亞玫瑰革命」中,率眾佔領國會,爾後推翻前蘇聯遺毒的國民政府,後來成為新的喬治亞總統。不過這屬於喬治亞人的重大民族/民主進程,再度為奧塞提亞人敲響警鐘。

果不其然,2008 年 4 月再度爆發喬奧衝突。到了 8 月,喬治亞政府派出上千名士兵佔領茲欣瓦利(Tskhinvali,南奧塞提亞首都),衝突演變成了戰爭。俄羅斯隨即派出軍隊干預以停止戰鬥,並於同年 8 月 12 日簽署停火協議。很快地在 8 月 21 日,俄國正式承認南奧塞提亞共和國為主權獨立國家(是不是哪裡怪怪的?)。

自喬南俄三方戰爭結束,南奧塞提亞與喬治亞的邊界被完全封鎖,該國沒有機場,而進出該國的唯一國際通道是與俄國境內「北奧塞提亞」相連的隧道。戰爭頻頻,南奧塞提亞人口減少到少於十萬人,其經濟和外交上完全依賴俄羅斯。除俄國外,只有四個聯合國會員國承認其獨立——尼加拉瓜、委內瑞拉、敘利亞、諾魯。

國際孤兒:南奧塞提亞

南奧塞提亞的官方語言是俄語和奧塞提亞語(屬於伊朗語支的古老方言),使用西里爾字母,信奉東正教。雖有俄羅斯加持,但國際社會其他成員大都不承認南奧塞提亞「國」,主因不外乎是支持親西方的喬治亞及對俄羅斯擴張主義的恐懼,但倒楣的就是遭受壓迫而永遠不會想再跟喬治亞有瓜葛的南奧塞提亞人。

國際組織大都把南奧塞提亞視為喬治亞的自治區,而俄喬間的政治分歧則是阻礙該國和平發展最大元兇。事實上,承認南奧塞提亞的俄國也該為這歷史共業負責。在 1921 年蘇維埃紅軍入侵佔領喬治亞後,北奧塞提亞在 1936 年成為蘇聯內的一個自治共和國,但南奧塞提亞卻則被歸入喬治亞蘇維埃共和國轄下的一個州。

先前提到的 2008 年俄喬戰爭結束後,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OSCE)和聯合國共同主持了日內瓦國際討論會(Geneva International Discussions),希望牽成喬、俄、南奧,以及類似處境的阿布哈茲共和國非暴力解決衝突,並處理難民和境內流離失所者的問題。歐盟還派出「喬治亞監察任務團」照三餐監測邊界活動。

大不爽的喬治亞吉俄國 

2008 年喬治亞一狀告上國際法院,認為俄國一直在贊助、訓練南奧塞提亞和阿布哈茲的分離主義部隊,最後還出兵干預喬治亞族群爭議,違反了《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起訴書中附帶了「臨時措施」請求,希望法院在審判前,先要求俄軍、分離主義民兵和外國傭兵停止對南奧塞提亞「區內」喬治亞人的殺害。

2008 年 8 月 15 日,法院考量了局勢的嚴重性後,同意先採取「臨時措施」,要求各方先停火——當局不可以再姑息任何帶有種族歧視意味的政府措施和個人行為,要保障所有人不分族裔在國家境內皆能自由遷徙和居住,保流離失所者和難民的財產,而最重要的是,不要再吵吵鬧鬧、打打殺殺的了。

不過,最後法院在程序上就駁回了喬治亞的起訴,主因是《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第 22 條其實有要求爭端當事國「先談判」,談不攏才能互吉,但喬治亞一路以來其實只有抗議、譴責跟抱怨,因此認為俄羅斯所提出之「針對法院管轄權的反對意見」成立。當時爭取到的臨時措施命令,也因此隨之失效了。

有沒有考慮過當地居民

說了這麼多,感覺好像都是喬治亞跟俄羅斯在吵,但到底有沒有人問過南奧塞提亞公民到底怎麼想的?他們還是那麼憎恨喬治亞政府嗎?他們到底介不介意俄國的駐軍?歷經了數次的武裝衝突甚至區域戰爭,那麼多家人鄰居在各地逃亡,為什麼還是有人願意留在南奧塞提亞繼續生活?這些問題,國際組織通常都漠不關心。

根據政治地理學家 John O’Loughlin 等人的研究,絕大多數的南奧塞提亞人和阿布哈茲人,儘管談不上欣然接受俄國駐軍,但仍然堅決贊成這件事,因為來自喬治亞的軍事威脅實在太有感了。有人認為俄羅斯軍隊應該永久停留,才會覺得安全,但也有人主張俄軍應該在情況好轉時就離開,這無論如何都取決於喬治亞的態度。

這兩個事實上獨立的國家(南奧塞提亞、阿布哈茲)國內各政黨都認知到,與俄國的政治聯盟別無選擇,也承認其對經濟發展的重大意義,因此大多擁抱俄國在國內巨大的無形存在。不過,南奧塞提亞人很不喜歡自己的國族主義主張被視為俄國的洗腦陰謀,將他們看成俄國附庸或操縱的棋子,這讓他們很反感。

結論?這種事哪有結論

地緣政治的緊張局勢無時無刻難以避免地產生兩極政治。歐洲大西洋各國大多認為,陸陸續續自前蘇聯國家中宣布獨立的「事實上國家」(de facto states),就是俄國當代的帝國主義策略——還經常能搭上第三世界(或第一世界中浪漫左派)傾向同情並寛容基於民族自決而主張分裂、獨立運動的政治氛圍。

除了喬治亞邊界所面臨的矛盾窘境外,再遙望原本在烏克蘭境內、後來在 2014 年自行宣布獨立的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Donetsk)和盧干斯克人民共和國(Luhansk),以及也在 2014 年公投脫烏入俄的克里米亞,再加上頓巴斯戰爭跟神秘的馬航 MH17 墜機事件。(嘖~俄帝陰謀論似乎也不全然是空穴來風吧!)

2014 年的烏克蘭危機再次將高加索地區推上話題高峰,此時回頭看那事實上獨立、法律上不存在的南奧塞提亞,似乎又懂了點什麼。每個民族的故事都很複雜、很難類比,身在至少「事實上獨立」的臺灣,看到類似處境到底要幫誰讚聲——是要支持好不容易脫離蘇共的喬治亞,還是支持想民族自決的南奧塞提亞呢?

參考資料

(Visited 175 times, 1 visits toda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