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沛均|美國初選制度的介紹

公法與人權/法律領域

美國的初選制度雖說是初選,但是其競爭激烈程度其實不亞於大選——在一些民主黨與共和黨壁壘分明的地區,只要能夠選上初選,大選結果可謂穩操勝券,如入無人之境。因此初選制度是否完備,對候選人來說就十分重要了。要討論美國初選制度,首先要從美國的選舉制度開始討論。

歷史造就的複雜選舉制度

有別於新興民主國家只要達到法定年齡即可投票,美國的選舉制度最一開始是設計給符合條件的特定人投票,而且到現在依然採取每次選舉皆須登記才能有投票權的機制。這種機制導致擁有投票權本身,就是一個簡單的審核機制,考驗誰能夠為了投票去遵守且記得繁複的登記日期制度。甚至投票登記的容易度、缺席投票制度的設計,都是兩黨之間為了維持自己優勢的一種拉鋸戰。

舉例來說,通常為工人族群代言人的民主黨,就會希望把登記制度的手續改得簡單一點、推廣只要有在政府相關機構登記過個人資料,就該被自動登記成為選民的「自動選民登記制」(Automatic Voter Registration)。相對來說,共和黨則會攻擊民主黨這樣的政策會出現許多假選票,並且透過增加缺席者投票和投票登記的難度來增加自己當選的可能。

千奇百怪Der初選制度

「初選機制」就是在嚴格的登記制和兩黨制底下的副產品。當選民在登記投票時,可以註記自己的黨籍傾向是民主黨、共和黨、無黨籍、或是其他該州有登記的小黨。只要選擇註記了自己的黨籍,初選的時候自然就去投自己傾向政黨。

由於美國是個兩黨制國家,通常也只有民主黨和共和黨會透過初選去推出候選人。在一些困難選區,例如明顯藍大於紅(民主黨大於共和黨)的紐約市,往往初選時只會看到民主黨候選人百花齊放,而不見共和黨的蹤跡。各州內初選制度也有微妙的差異,可分為封閉、半封閉、開放式、全面覆蓋式(Blanket)等。

  • 封閉式初選:意即只有註記為該黨支持者的人,可以參與該黨初選,且只能投列於該黨名下的候選人。
  • 半封閉式初選:則是開放登記為無黨籍者可以選擇參加兩黨其中某一黨的初選。
  • 開放式初選:是不管登記為哪一個黨,在初選都可以任選一個黨的初選參加。
  • 全面覆蓋式初選:就更有趣了,不管登記為哪一個黨,可以同時投兩個黨所推出的候選人。

美國50州中,以開放式初選為最多政黨所採納的。

我的紐約市黨內初選體驗

進入到黨內初選階段,在競爭選區內,常常會百花齊放,而且想要參選的候選人通常會在一年前就開始勤跑基層。在初選前半年,比較有錢的候選人會透過政治公關公司開始組建屬於自己的競選團隊,金源比較不足的候選人則會由自己的親友團組成團隊。此外,候選人還需要收到一定的選民簽名提名和收集到足夠的款項才能成為登記提名的候選人。

在萬事俱備後,競選辦公室會開始招募大量的志工和實習生。志工通常來自候選人以往在鄰里間建立起的人脈,而實習生則會來自當地大學或是高中。對於有志於參與政治的高中生和大學生,等級較低的地方選舉往往是他們累積人脈、換得一紙推薦信或是了解政治機器運作最好的方式。

對於候選人來說,在有嚴格預算限制的地方選舉裡,免費的實習生則是自己最得力的好幫手。實習生會陪候選人去街頭巷尾發傳單、參與辯論、擬辯論稿,到了選戰尾聲,通常競選團隊的實習生也會與候選人建立起革命情感。

用「大數據」進行的初選

美國的初選宣傳方式,會十分在意是否能精確投放到對的選民裡。感謝「登記制」,民主黨和共和黨手上都會有一個叫Vote Builder的系統,裡面記載去年有登記投票的選民資料,從政黨傾向到過去投票紀錄、聯絡方式、選區都能一覽無遺。

競選團隊會把選區內的選民資料整理出來,民主黨初選就會只專心攻略民主黨選民,未登記政黨傾向的人,在封閉式選舉州內的初選階段,則不會受到任何選舉攻勢。

由於已經確定自己需要攻克的選民有哪些,初選階段通常以電話訪問、文宣、還有登門挨家挨戶拜訪為主。電話訪問的作用有兩個,一是在不會有所謂民調預算的地方選舉中自行調查出選民的投票意向,並且用以做選舉策略的微調,或是簡單的民意調查。

負責撥打電話的實習生會註記訪問內容,有些選民甚至會收到擬參選人親自回覆他們對於政見的疑問或對於他個人經歷的問題。到了初選的末期,電話訪問會變成是競選團隊計算自己支持度和計算自己可能得票數的重要方法。

文宣上面通常會有候選人政綱和政見摘要——紐約人早已習慣透過寄發到家裡的文宣去了解候選人政見。更有甚者,會有人讀過政見後,在電話訪問時要求實習生仔細解釋政見的意涵,或要求參選人事後回撥親自解釋他對某個特定議題的看法。即使進入了網路時代,但其實紐約的初選還是非常傳統,畢竟初選的主要選民仍是中老年人,且已經習慣了收文宣接受選舉資訊的方式。

看到這邊,讀者可能會好奇,這麼細緻的選舉肯定得花不少錢。在這方面,紐約州是透過公開的「收支實時申報」和「獎勵金」等制度,來鼓勵候選人向大眾公開選舉開銷。在初選過程中,會有一張專門用於選舉開銷的金融卡,通常由競選團隊經理保管,負責所有開銷,並且把收支實時公告在中選會的網站上。

在紐約州的制度底下,如果有初選候選人未實時申報財務狀況,那麼贏得初選且有實時申報的人就能獲得一筆獎勵金;如果初選時所有候選人都有實時申報,則不會有人拿到這筆獎勵金。這樣可以鼓勵所有參選人積極實時申報財務狀況。

媒體、工會都可以光明正大搞選舉!?

特定媒體有特定立場對台灣人來說並不是新鮮事,不過台灣因為工會不發達,所以倒是很難想像工會如何影響選舉。以紐約為例,最具有公信力的報紙莫過於紐約時報,而地方報紙如村聲(Voice Village)或是社區報在居民的心中也十分具有影響力。

在靠近初選投票日期的時候,報紙會開始收集候選人政見、調查候選人的聲勢和民調,並且做出自己對特定候選人的背書。所以即便是地方選舉的初選裡,不只是要勤跑基層,如何透過媒體和工會去影響和動員選民也是一門博大精深的學問。在地方選舉初選裡,往往只有社區報會針對特定候選人背書,但是如果剛好該地也有大型報紙(例如紐時、華郵),它們則會對競爭選區的候選人作出背書。

為了獲得背書,競選團隊往往需要準備完整詳細的政策白皮書、積極經營和記者的關係、並且替候選人準備鉅細彌遺的採訪稿,確保記者來採訪時,候選人在最佳狀態。而工會的背書則會幫助候選人在選舉過程中,獲得強大動員力量。在初選最後階段的電訪攻勢和街頭拜票裡,工會成員將成為重要的生力軍

到了初選當天,競選團隊會在所有投開票所20哩外的地方安排工作人員發傳單,並提醒民眾投票。中選會也會在選民投完票後送上可愛的「我投完票了」貼紙讓他們貼在身上,避免他們繼續被工作人員騷擾。紐約的選舉從早上六點到晚上九點,這段期間會一直有工作人員站在路口,幫候選人拉票到最後一刻。在這樣的風氣中,擁有越多人力的人,一是越能夠爭取更高的曝光率,二會讓人感覺很有氣勢。

美國的初選其實幾乎跟真正的大選相差無幾,可說是大選的前哨戰。在地方選舉的初選中,由於有嚴格的經費限制,通常最關鍵的勝選因素不在於銀彈是否充足,而在選舉行銷策略是否能傳達一個強而有力的訊息;其中,政見是否能打動人心才是勝選的真正要件。

Comment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