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Written by 15:00 Uncategorized, 時事白話文

視讀司法—司法院林輝煌秘書長訪談|江鎬佑

(圖:司法院林輝煌秘書長))

由司法院主辦的視讀司法活動在歷經高雄、竹北、台東、桃園之後,在 9 月 19 日晚間最後一站來到位於台北松菸的閱樂書店,在電影放映前法律白話文運動獲得一個短暫獨家的機會訪問到了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

(左:司法院林輝煌秘書長、右:法律白話文運動江鎬佑)

對於一般人來說司法院秘書長是個陌生的職稱,如果離開司法圈林輝煌法官也不是廣為人知的司法人,但如果對台灣司法改革史稍有涉略就一定不會錯過 28 年前林輝煌法官所參與的法官自治運動。1993 年 12 月,台中地院303 室一群具改革意識的法官林志忠、呂太郎、林輝煌、陳漢洲等人召開記者會,要求事務分配回歸法官會議,這場從司法內部發起的改革,維繫了司法獨立,打破了過往特定類型的案件預先分配給特定法官審判的荒謬情況。

在歷經了快 30 年的時間後,社會對法官的期許從司法獨立移轉到期許司法與民眾對話,在這個時刻請他從推動者的角度來談談對於一系列視讀司法活動的看法,以及對於成軍三年來,對於司法院司法與社會推動小組實踐成果的發表看法,也談到了從職司審判工作到角色轉換成擔任司法行政工作經驗。

問題 1:先聊聊個人的部分,秘書長以前也是當法官,我們以前唸書常常會說「法官不語」,但是到司法院不管是調辦事法官或者是秘書長其實要說很多話,跟記者、跟委員甚至是出席影展跟民眾溝通,角色轉變上有什麼想法,有什麼觀察或想法可以分享嗎?

當然從職業轉換的角度上的確是需要一些時間去適應,以前當法官必須恪守法官不語這件事,只是這個不語是針對「個案上」的不語,目的上當然是為了維繫司法公正,然而「不語」並不是「不溝通」,在與民眾溝通這件事,很重要的是讓人民感受到法官也是個人。

這點在未來將會具體展現在國民法官法,事實上法官的來源就來自於各個階層,每個法官在人生經驗上也都會有所不同,如果可以敞開心胸的在適用國民法官法的案件中跟民眾一起工作、一起討論案件,這樣的對話就可以達成國民法官法想達成的語社會對話的價值。

問題2:這次視讀司法一共選了五部片《懸案判決》、《永不妥協》、《不完美的正義》、《你只欠我一個道歉》、《判決》,都是非常有意義的片,而且是以串連獨立書店的方式來進行,秘書長今天還特別一起來觀影,可不可以跟我們聊聊司法院怎麼會想到透過視讀司法這樣的活動來跟民眾對話呢?

其實不僅僅是視讀司法,包括法律戲劇諮詢平台、最近上線的「法官好正」訪談節目,都是司法院嘗試語民眾對話的方式。而電影確實是一個理解司法很好的媒介,因為在一般案件的處理上,司法本身就在處理很多爭議、人與人衝突的場域,小至家庭內夫妻間的爭執,或是涉及土地徵收等與國家衝突的案件,而這些議題也常是藝文界、創作者所關心的議題,也因此透過電影所呈現的衝突場域可以說相當的完整,這也透過視讀司法這樣的活動來跟民眾對話的原因。

問題3:司法和社會對話推動小組到現在大概三年,秘書長怎麼看推動小組的成果?

原本就知道有這個小組了,但是對於這個小組具體如何執行則是在接任秘書長後,透過鄭昱仁法官才有比較進一步的理解。

(左:鄭昱仁法官、右:司法院林輝煌秘書長)

小組在歷經兩任調辦事法官,以及其他同仁的努力下,成果是超乎預期的,但我們也還在持續的努力,因為這些透過各個管道的努力,都會相當程度的成為未來國民法官法上任後的養分。

(Visited 56 times, 1 visits toda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