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Written by 16:23 法學白話文

結婚多年,發現自己婚姻無效怎麼辦?|家事法庭與你同行

專欄作者:梁維珊,國際家事律師協會(IAFL)首位台灣律師

小文與俊榮是在民國93年認識的。因為雙方之前都有不快樂的婚姻經驗並各自離婚,所以就算愛得濃烈,當他們決定結婚的時候,就很單純請了二位好友擔任見證人,簽署了證書上的見證欄位,然後四個人就在自家吃了一頓飯。隔天,小文與俊榮就自己去戶政事務所登記結婚。

很快的,兩人一年不到就生了孩子,而且事業上也都能互相幫忙。但好景不常,人一旦有了錢,反而相處上變得困難,彼此開始斤斤計較細節,甚至對育兒也有不同意見。此時,小文又發現俊榮有了外遇,更加深了小文決定要離婚的念頭。

沒想到,俊榮竟然先發制人,主張當時的婚姻根本無效

當收到家事庭開庭通知時,小文非常驚訝。因為真的想不到,俊榮竟然拿出法律,主張雙方沒有公開的結婚儀式,只跑去登記結婚,所以婚姻沒有產生效力

小文一想到俊榮竟然用這種方式逃避,而不願意正面面對離婚議題,小文就覺得很痛苦。而且如果法官真的判小文與俊榮的婚姻無效,那麼小文這幾年來對家庭的付出,能向俊榮要求分配財產嗎?而雙方所生的孩子又會不會失去身分?

結婚要公開宴客才算數嗎?

一言以蔽之,婚姻要算數,相關規定是不斷演進。從以前須「辦儀式」,到「登記產生推定效力」,一直到現在的「以登記為準」。

民國19年12月26日,那時候的民法第982條清楚寫下:「結婚,應有公開儀式及二人以上之證人。」建立了「儀式婚」的結婚方式。

民國74年6月3日,民法第982條則改為:「結婚,應有公開儀式及二人以上之證人(第一項)。經依戶籍法為結婚之登記者,推定其已結婚(第二項)。」這樣也讓結婚方式從單純的儀式婚,調整為:就算沒辦儀式,只要去登記就會產生推定效力;但一方如果要主張結婚不成立,就要負起舉證責任,舉反證推翻。

時光來到民國96年5月23日,民法在這一天正式改為「登記婚」,並定於一年後施行,儀式婚也因此走入歷史。現行民法第982條規定:「結婚應以書面為之,有二人以上證人之簽名,並應由雙方當事人向戶政機關為結婚之登記。」

雖然,現在已經一律改為「登記婚」了,但「儀式婚」所留下來的爭議仍不時引爆。因為在過去,並不是每對伴侶都想要辦場盛大的婚禮,可能考量到經濟因素、家族反對、債務問題、或因為彼此都是續絃,所以認為結婚是自己的事,不想讓太多人知道,因此也只有完成結婚登記,有的甚至連結婚登記都沒有做。

這樣也導致在感情破裂時,才爆發「到底有沒有結婚」的爭議,也讓「婚後財產」、「對未成年子女的權利義務」變成非常棘手的問題。

換句話說,在「儀式婚」的年代,雖然「登記結婚有推定效力」,但單純只有登記結婚而未辦理儀式,還是可能會面臨「婚姻無效」的問題,進而吃上官司。因此,這類訴訟中,要掌握的大原則就是:「否認婚姻推定效力的一方,要負舉證責任[1]。」讓原告增加舉證的壓力。

不過,就算是現行的「登記婚」也要特別注意,民法有規定:登記結婚時,要有二以上證人的簽名。實務上,就有結婚證人是由夫或妻自己代為簽名的狀況,甚至是其實根本沒有證人,就任意簽署親戚朋友的名字在結婚證書上,這以後都會衍生「婚姻無效」的爭議,甚至可能吃上偽造文書等刑事官司。

如果婚姻無效,財產跟小孩怎麼辦?

早在民國74年,民法就發現這個問題[2]。所以如果婚姻無效,伴侶之間還是可以分配財產,未成年子女的身分也可以依法獲得保障。也就是說,未成年子女的身分,不會因為父母婚姻被確認無效,就跟著失去與父親間的親子關係。

此外,在訴訟中,一方主張婚姻無效,他方除了可以答辯婚姻有效外,,也可以退一步預先主張:假設法院判決婚姻無效,那麼就請法院依民法規定借用離婚的處理模式:依照夫妻財產制中的法定財產制規定,來分配夫妻剩餘財產。

簡單說,就是主張兩人同居期間所累積的財產,可依照民法第1030條之1以下的規定來分配。

結論

結婚到底有沒有效,是處理婚姻爭議的時候,要最先檢視的。現在因為家事法律的推廣,很多人開始有了「家庭法律顧問」的意識。在以前,大家都以為只有公司需要法律顧問;到現在,很多人會商請家庭法律顧問,為家庭事件做健檢,甚至提前佈局。

話說回來,很多人都誤以為在「儀式婚」年代,如果沒有辦理公開儀式,就可以透過「確認婚姻無效訴訟」來終結親密關係──甚至還誤解提出確認婚姻無效訴訟之後,就不用對未成年的孩子負擔扶養義務,也不用跟對方分配財產,這都是不正確的法律觀念。

在前面的案例裡,小文與俊榮的婚姻即便被法院判決確認婚姻無效,小文一樣可以按照民法規定,在確認婚姻無效訴訟中,對俊榮提出請求:分配同居期間所生的財產,並叫對方負起照顧未成年子女的義務。

*本專欄「家事法庭與你同行」:家原本是心靈休憩的所在,但曾幾何時變成猜忌的戰場。家事法庭到底在做什麼?如何運作?跟著梁維珊律師團隊同行,一起來揭開家事法庭的神秘面紗。

[1] 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145號判決要旨:「按七十四年六月三日修正公布之民法第九百八十二條第二項規定:「經依戶籍法為結婚之登記者,推定其已結婚」,乃係就程序上移轉舉證責任所為之特別規定。本件兩造間既已依戶籍法之規定於七十七年十月一日辦妥結婚登記,自應推定其已結婚。被上訴人如否認兩造間曾已結婚,依上開規定,即應由其負舉證責任。乃原審僅以上訴人所舉證人不足以證明兩造有舉行公開之儀式,即為上訴人敗訴判決,殊與證據法則有違。復按民法第九百八十二條所謂公開儀式,只須結婚當事人舉行定式之禮儀,使不特定人得以共見共聞,認識其為結婚為已足,至於當時舖排穿戴為何,在非所問。上訴人陳稱事後補行宴客,倘非虛妄,而該宴客,如係為表達兩造結為夫婦之意義而舉行,而此意義又為與宴者所瞭解,則無論有無世俗所謂拜天地拜高堂等節目,亦不失為公開之結婚儀式。」

[2] 民法第999條之1規定(74年6月3日):「第一千零五十五條、第一千零五十七條及第一千零五十八條之規定,於結婚無效或經撤銷時準用之。」但要注意的是,民法第999條之1在85年9月25日修法後調整為「第1057條及第1058條之規定,於結婚無效時準用之。」有關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行使及負擔,在婚姻無效後,則直接適用民法第1069條之1:「非婚生子女經認領者,關於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準用第1055條、第1055條之1及第1055條之2之規定。」此部分在85年9月25日修正之民法第999條之1的立法理由中,已就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行使及負擔,明確指出當然適用民法第1069條之1

(Visited 988 times, 2 visits toda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