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 2024 大選向左走,小黨空前突破!台灣能嗎?|國際瞭望

王彥涵

2024-07-07發佈

英國 2024 大選向左走,小黨空前突破!台灣能嗎?|國際瞭望

英國 2024 大選向左走,小黨空前突破!台灣能嗎?|國際瞭望
quotationmark image

2024 年是保守黨執政的第 5 年,首相 Rishi Sunak 於 5 月 22 日宣布啟動改選,7 月 4 日投票。保守黨在選舉中大敗,工黨黨魁 Keir Starmer 成為新任總理。保守黨失敗原因包括醫療、能源和教育等政策不力,選民失望情緒高漲。英國綠黨則憑藉精準選票名單和有效的競選策略,取得不錯成績。本文分析將選舉結果及英國綠黨的成功經驗,為台灣理念型小黨提供借鏡。

quotationmark image

政治不應是「對你造成了什麼」而該是「你能做什麼」。要改變,你做得到。我們會幫你、會支援和支持你,但要由你負責任地決定好「去哪裡」和「怎麼去」。── Natalie Bennet(語出英國綠黨前共同召集人,英國國會上議院議員)。

今(2024)年是保守黨掌領執政的第五年,英國首相 Rishi Sunak 須找個時間解散國會,並啟動改選。這是因為,幾年前英國選舉法規修正,該規定指出:「如果國會沒有被提前解散,該屆國會將於其首次開議五週年之日解散。」

於是,Sunak 於今年 5 月 22 日提早宣布啟動改選,投票日為 7 月 4 日。國會也於 5 月 24 日暫停運作,並於同月 30 日正式關閉,讓各候選人專心進行為期五週的公開競選。

但在執政黨選情低迷的前提下,最終投票結果也讓英國大選,呈現與歐洲各國完全相反的左轉趨勢,由工黨取得多數席次,新任總理將為工黨黨魁 Keir Starmer。

這樣的結果為何發生?就讓本文先短評 2024 英國國會大選,接著聚焦「英國綠黨」本次亮眼的成績與競選策略,談談該黨可能為我國理念型小黨,帶來什麼啟發!

國會席位變動與分析

先來看看英國國會(下議會,House of Common)原有、預測選後之席次變動:

大選統計

從上面欄位我們可以看到,保守黨的確面對「重大挫敗」。一般認為,除了完成脫歐(Brexit)之外,該黨其他政見幾乎毫無進展,讓民眾逐漸失去信心。

此外,相較其他政策支出,該黨緊縮醫療預算,衍生人力與照顧不足等問題,新冠肺炎期間更顯捉襟見肘;能源、住房等生活成本也持續上升;教育預算的縮減,以及對難民的惡劣作法(如遣送至人權環境不完善的盧安達)都引發不滿。種種問題都堆疊成保守黨的慘敗結果。

選前筆者恰好有機會造訪 English Collective of Prostitutes(致力於倡議性工作除罪化及女性性工作者安全的草根組織),組織幹部表示:自從保守黨於 2010 年執政後,英國經濟不僅變差了,保守黨修正社會福利制度之後,更對女性(尤其單親媽媽)的申請非常不利──而經濟考量,正是多數女性投身性工作的原因,所以過去 14 年性工作人數大幅飆高。

各方壓力匯集之下,媒體、政黨在選前,便已盛傳工黨將獲得「壓倒性勝利」(landslide victory), 也出現「下架保守黨,就要投工黨」 的呼聲。

政治光譜如此大幅往左移動,與歐洲近年右傾趨勢不同,本文與多數評論一致認為:這是選民對執政黨失望, 並極度希望「換邊做做看」的反動。 這似乎跟我國為了懲罰 A 政黨,進而鼓動選民投 B 政黨的「報復性投票」策略接近。

筆者進一步認為,多數選民想像的「改變」,仍可能止於「換邊」,而不管這樣的改變,是否能確實解決社會問題。

不過,雖說「換邊做做看」是主調,但保守黨所失去的席次,工黨也只拿到約 85%,另一右派小黨蘇格蘭人黨也掉了約 81%,這總量約 15~20% 的票幾乎都給了中間偏左的自民黨(重回第三大黨位置)與更左的綠黨;而即使選前出現「票灌工黨」呼聲,綠黨選上的其中一區,仍舊擠掉既有的工黨席次。

(註一)綠黨本次競選標語為「真實希望,真實改變。」(Real hope. Real change.)。該黨在政見書(manifesto)裡強調,將「敦促政府更大膽作為」(pushing the government to be bolder.),努力的方向含括永續經濟、實施財富稅、建造更多社會住宅,並使鐵路、自來水公司和主要能源公司公有化,並要改革英國的醫療和照護制度;並照顧到多元性別族群等。

另一方面,本次選舉,也選出英國史上最多元族群與身分的國會(650 席中有 87 席),且女性議員佔了 4 成。這都間接證明,影響選民投票意象的因素仍複雜多元,不到最後一刻不輕言放棄是值得的;身為台灣綠黨的工作者,筆者仍對左傾的民主內涵懷抱希望。

英國綠黨的努力,台灣如何借鏡?

事實上英國有蘇格蘭綠黨、北愛爾蘭綠黨,以及在本次國會大選取得席次的「英格蘭與威爾斯綠黨」(Green Party of England and Wales,下稱「英國綠黨」),此三區綠黨有各自獨立的組織架構、彼此屬友好關係。

本次競選當中,英國綠黨有四位新科國會議員;為何能在夾縫中求生存,本文認為有下列重點。

(註二)在 Brighton Pavilion 區,過去 14 年皆由 Caroline Lucas 擔任綠黨唯一的國會議員,本次她不再競選連任,由黨內另一位 Siân Berry 成功接棒當選。新選上的兩區 North Herefordshire、Waveney Valley 分別由 Ellie Chowns(前綠黨歐洲議會議員,得票率從 9.3% 大幅進展到 34.4%)、 Adrian Ramsay(現任男性共同召集人)取代原本的保守黨席次。

找出潛在支持者,精準維持溫度,藉以轉換成鐵票

英國綠黨競選議員(不分國會與地方)的方式,可分為逐戶拜訪(canvassing)、製作選票名單(listing)、發送電子報(sending newsletters)、發送紙本文宣(leafletting)、出席辯論會(husting)、發送謝票用的紙本街頭信(street letter)、邀請參加活動(events)等。

除了在網路上,經同意後收集個資以寄發電子報外,「逐戶拜訪」是建立「選票名單」重要的前哨戰。通常由候選人與志工每家每戶敲門,詢問「是否聽過、投過綠黨?原因是什麼?願不願意提供聯繫方式來訂閱電子報、收到活動邀請、讓黨工再次造訪」等問題。

這也讓第一次的逐戶拜訪像是「陌生開發」,如此建立選票名單也是為了之後投放「候選人介紹、競選活動資訊、催票的電子或紙本資訊」之際,能更為精準;若有第二輪催票性質的逐戶造訪,也將以名單上的地址為主,不再廣泛「掃街」。

選後,也會寄出或由候選人親送紙本的「街頭信」,感謝投給綠黨的選民,或協助競選的志工、支持者們。綠黨候選人或志工也會再度聯繫先前沒有明確拒絕的選民們,以了解「是否有投給綠黨」及「對應原因」──當然都以不造成困擾為前提。

一個綠黨議員候選人,若在首次競選便能製作有效的「選票名單」,她/他在催票時,將可節省許多時間、體力和資源。舉劍橋市其中一區議員為例,第一次要敲 3860 個門,搭配其他前述提到的競選方法,於 2021 年取得 43% 得票率,且至今持續地與「選票名單」上的人們保持互動。

像是定期寄送電子、紙本,讓選民知道在地綠黨貢獻了甚麼?在什麼事情上活躍?並邀請參加活動。這樣到 2024 年競選連任時,搭配其他競選方法,只要敲 400 戶人家的門,便以 52% 更高的得票率當選,成效驚人!

而選舉過程中,不少單位也會舉行「辯論會」,要讓在地居民可以現場向各政黨提問,且第一時間取得答覆。主辦單位會邀請並統計,各黨候選人或政黨代表能否到指定場地出席。

辯論會上,通常小黨或獨立參選人的表現會比大黨好,所以對綠黨而言是很重要的發揮機會。除此之外,愈來愈多網路媒體、廣播也會邀請上節目,讓買不起(或僅能買非常少量)電視廣告的綠黨拓增了露出機會。

培力更多的候選人

英國綠黨的提名策略,分為一般候選人(盡量想辦法選上)和「紙上候選人」(paper candidate,性質較接近台灣脈絡裡的「炮灰」)。通常紙上會搭配一般候選人在相同或鄰近選區登記;紙上候選人僅出借身分和照片供選票刊載。

這樣的做法,用意在提高綠黨知名度。通常紙上候選人的宣傳,僅使用電子與紙本文宣,若人力不足則不會實施逐戶拜訪。不過近年有股趨勢,文宣發放後,部分紙上候選人的民調突然攀升,此時綠黨會趕緊調整策略,讓紙上候選人走上街頭、開始敲門,然後就可能意外選上了!

另外,由於議員或候選人們會有許多與選民、他黨、媒體應對進退的場合──尤其,裡面有不少只是認同綠黨理念來當「紙上候選人」的素人,所以全國性綠黨和地方綠黨都會規劃課程(著重資訊傳遞)和工作坊(著重實際演練)來培力候選人。

著重的面相如:媒體應對──就算錄廣播也要維持完整穿搭,因為過程中會被側拍;辯論會準備──無論再生氣,也都盡量不要外顯,訓練回話技巧,並能詳細說明政見,事先整理選情與相關策略分析。

培訓

(圖說:此為英國綠黨將於今年 9 月舉辦的全國性培訓公告

結語

英國與台灣綠黨的共通點在於,都要在大黨撒下大量宣傳的夾縫中被看見 ,須拿捏環境和民生議題在政治溝通上的比重;在突顯清楚價值觀之際,也要令選民感受到務實、接地氣的氣魄。

不管哪個國家或地區的綠黨,相比其他政黨,通常處於資金和資源的劣勢。好比英國綠黨市議員曾提到,一位保守黨國會議員選舉的花費,幾乎是綠黨全國國會議員所有費用的總和。

而「高效且精準維持選票」沒有捷徑,就是要認知到不可能有速效、須下定決心做苦工,鐵票不會從天下掉下來。

若大黨的固樁方式,不是理念型小黨追求的,我們可否將英國的「逐戶拜訪」化為台灣模式?是否可以逐戶拜訪商家、單棟住家?公寓大廈或社區等較不容易進入之處,可改為到市場、超市、活動中心等社區公共場合來實施?且是否記得詢問活動參與者的選區,並開始定期聯絡?

舉英國綠黨前共同召集人 Caroline Lucas 為例,她可以為了反對頁岩氣開採,跟其他人一起把自己綁在岩石上──做出非常「社運衝組」的行動。

同時,過往因綠黨只有她一席在國會,須比他黨國會議員更認真,幾乎出席所有委員會活動;競選期間所有該跑的行程、與選民的互動當然也不能少。

她這麼拼命,也許是充分覺悟到:若要稱職承擔起綠(小)黨政治代理人這個角色,那集合「政治工作者」和「社運倡議者」兩種認同於一身,是不可避免的;若沒有貫徹的「毅力」、哪能「屹立」國會 14 年?

換言之,有清晰價值觀、社運性格強烈的「理念型政治工作者」,就是要認清:資源與人力不足是必然,且自身組織的運作成本,先天上便比純倡議組織或精於選舉佈局的大黨來得高。

過往台灣的理念型小黨,常因自我受限而難長遠規劃,並多少用僥倖心情盼望中間選民的空氣票到來。但對比英國綠黨的扎實穩健,或許未來若想取得更好的選舉成績,就要從現在付出雙倍努力,有這樣的決心才能一步步穩定前行!

【本文作者】

王彥涵(台灣綠黨發言人、台灣性產業勞動者權益推動聯盟常務理事)

【本文核稿】

網站主編,王鼎棫

*本頻道「國際瞭望」,看膩台灣新聞重播了嗎?給想要知道國際事件的你,多一點選擇。

【知識新聞的力量】

我們堅持為所有人免費提供內容,因為我們深知,閱讀新聞的機會,不應有任何門檻,尤其是當人權議題備受矚目的時候,這常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契機。然而,如果您有能力,《法律白話文運動》提供高品質的解釋報導,是推廣法律及人權思想的重要力量,每個月不到100元,我們就能在「官網」、「Facebook」、「Instagram」、「Twitter」、「Line Voom」、「Podcast」、「Reels」、「TikToks」、「實體活動」上發佈,沒有比這個更划算的選擇了。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vertical logo

專注打造台灣法律文化的垂直媒體。

從法律認識議題,從議題反思法律。

社群媒體

文章投稿,請洽

editor@plainlaw.me

授權與商業合作,請洽

business@plainlaw.me

聯絡客服,請洽

support@plainlaw.me

未經同意,不得擅自利用本站內容。

Copyright © 2024 Plain Law Move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lly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