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紙運動「成功」了嗎?拉開中國維權的序幕,還是延續悲歌?|法白國際線

王 鼎棫

2022-12-29發佈

白紙運動「成功」了嗎?拉開中國維權的序幕,還是延續悲歌?|法白國際線

白紙運動「成功」了嗎?拉開中國維權的序幕,還是延續悲歌?|法白國際線
quotationmark image

2022 年 11 月 26 日,中國南京傳媒學院一名女學生手舉白紙,弔念因新疆烏魯木齊政府過度防疫而死於大樓火災的遇難者,開啟了中國多地,人民向政府表達不滿防疫政策,乃至要求習近平下台的「白紙運動」。這場「六四以來最大規模的維權運動」,今已退潮,有評論認為白紙運動重啟了中國人的維權意識,可謂是階段性「成功」,但也有悲觀看法認為,在習近平主政下的中國,民主化仍前途茫茫。本文將重新爬梳今年度中國防疫政策,試圖回答這場運動的影響與中國民主化的未來。

quotationmark image

強硬且荒謬的防疫政策

新冠肺炎爆發之初,中國即採取異常嚴格的防疫措施——即大規模的普篩、精準的人員定位追蹤和高強度的封鎖隔離,力求實現「絕對清零」。然而今年,當全世界都因新冠肺炎的毒性轉弱(即變異株Omicron),打算與疾病共存,陸續恢復正常生活的同時,中國政府卻仍然堅持清零政策。

儘管因「絕對清零」付出過於巨大的代價,中國政府已於2021年底轉向追求「動態清零」(註一),並在各省地方實施「社會面清零」(註二)的防疫模式。

不過,在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堅持「動態清零」,並毫不動搖地「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中國防疫總方針,且堅決要求「加快局部聚集性疫情處置」和「同一切歪曲、懷疑、否定防疫方針政策的言行作鬥爭」的情況下,「動態清零」和「社會面清零」終究只是換湯不換藥的文字遊戲罷了,中國政府絲毫沒有放寬防疫措施。

更有甚者,為了確保順利召開中共二十大,習近平的連任不出意外,中國各省地方政府爭相實施愈發嚴格的管控手段——不但不近人情,有的還很隨意和荒謬。

例如,在農曆春節時,對於「惡意」返鄉的人員,先隔離再居留;不分地點實施「就地隔離檢測」(註三);沒有核酸檢測陰性證明,不得進入醫療機構;以及利用金屬防護欄等工具將住家門口、大樓門口、社區門口封死等。

就在中國政府一意孤行執行「動態清零」,並層層加碼防疫措施的前提下,這三年來導致的「次生災難」悲劇不絕於耳。例如長期封控加上物資短缺導致住戶精神失常或跳樓輕生,洗腎、癌症等慢性病病患未能按時就醫而死亡、孕婦延誤送醫而流產。

其中,今年更發生三件「次生災難」,引發中國全民的公憤,分別是貴州隔離巴士翻車事件蘭州3歲男童煤氣中毒事件,以及新疆烏魯木齊大火事件

對比統治者的滿嘴謊言

自新冠肺炎爆發以來,中國政府為了正當化種種強硬手段,不斷向中國人民說謊。

2019年12月30日,當中國湖北省武漢市中心醫院的醫生李文亮,向外界警告有一種全新未知病毒時,武漢市公安局即以「在互聯網發佈不實言論」,要求李文亮簽署訓誡書,並對其提出嚴厲警告。

2020年1月19日,當新冠肺炎已經在武漢市擴散,且有醫護人員確診時,武漢市衛健委卻對外強調「未發現明顯人傳人」和「沒有醫護感染」;然而不到4天,武漢就突然宣布封城,而這正是中國乃至全世界惡夢的開始。

而從武漢封城開始,中國政府即以「人民至上」、「以人為本」和「把人民的生命健康放在第一優先」作為合理化一切防疫手段的理由,要求中國人民無條件配合,但卻在多地採取明顯不符合比例原則的防疫措施。

以上海為例,今年3月28日,上海市政府因不到9000個本土案例,而無預警地祭出為期5 天的「全域靜態管理」,並要求對2500多萬的上海居民進行全員核酸篩檢、全面疫調排查和全民清潔等措施。

期間,上海市政府不斷宣稱抗疫過程進展良好,並保證人民生活不受影響,要求人民相信政府,配合政府的政策措施。然而,原本預計5天的「靜態管理」卻不斷展延,而且管理過程問題叢生,包括防疫手段粗暴、罔顧人權和寵物生命、生活物資缺乏、物價飛漲、醫療系統崩潰和方艙環境惡劣等。

最後,上海市政府迫於民怨沸騰,終於在60多天後解除「全域靜態管理」,但部分地區和社區仍不時要「靜態管理」。在抗疫明顯失敗的情況下,上海市政府卻始終宣稱「抗疫成功」,甚至還曾打算舉辦「抗疫晚會」。

而每當網路輿論因防疫亂象和「次生災難」炸鍋時,中國政府總先將問題責任推給基層的防疫人員或政府官員;若還無法平息民怨,就會再承諾日後將繼續改善工作方式和加強基層訓練——──不過那些一次次的承諾,換來的,只有人民的失望和不滿。

白紙運動的爆發

面對中國政府強硬的防疫手段和滿嘴謊言,中國人民這三年來並非毫無質疑或抗議的聲音,不過由於中國政府嚴格管制言論,這些聲音大多船過水無痕,掀不起一絲浪花。但民怨如水,在政府長期添柴加火之下,還是沸騰了。

中共二十大召開前的10月13日,在北京四通橋上驚現白底紅字的抗議標語「不要核酸要吃飯,不要封控要自由,不要謊言要尊嚴,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領袖要選票,不做奴才做公民」和「罷課罷工罷免獨裁國賊習近平」等標語,吸引許多過往車輛和行人的注意,並引發網路熱議。

而在二十大確立習近平「一尊」的地位後,北京、天津和上海等多個大城市的公廁內,相繼出現和四通橋抗議標語一樣的塗鴉文字,上海大街上甚至還出現僅有「不要」和「要」三個字組成的橫幅,以此表達對習近平連任及中國政府防疫的不滿。雖然這股抗議浪潮並未持續太久便遭壓制,不過卻激勵了不少中國人去重新思考中國的現狀。

不久,前述新疆烏魯木齊的大火,因官方事後的一連串卸責謊言及網路言論管制,徹底引爆中國人民心中的憤怒,並成為「白紙運動」的導火線。

11月26日,南京傳媒學院一名女大生手持 A4 白紙,在學校的鐘樓前悼念烏魯木齊火災逝者。這一抗議舉動雖然受到短暫的阻礙,但卻也吸引更多學生的加入,並迅速在中國各大高校蔓延。

不僅如此,在烏魯木齊民眾的帶頭下,中國多個城市社區的居民亦挺身而出,突破社區封鎖上街抗議,要求中國政府立即結束封控。26日晚,上海市烏魯木齊中路上更是聚集大量自發悼念火災逝者的民眾,並呼籲摘掉口罩,結束「動態清零」政策,甚至還要求習近平下台、共產黨下台。

上海要求解封的影片經網路流傳後,中國各省城市乃至其他國家紛紛湧現出民眾手舉白紙,向習近平和中國政府表示抗議的畫面。如此,「白紙運動」成為這20年來中國規模最大的自發性維權運動。

白紙運動成功了嗎?

或許迫於「白紙運動」的壓力,又或許迫於國際輿論,習近平於今年 12 月 1 日會晤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的過程中,暗示中國將放寬防疫管制措施。隨即,中國多個城市相繼宣布鬆綁相關政策,而中國國務院更是直接推出十點新的防疫管控方針,內容包括:不得採取各種形式的臨時封控、再按照行政區進行全員核酸檢測、除了個別場所外,不再要求提供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和查驗健康碼等。

中國防疫政策的改變,外界普遍認為是「白紙運動」的成功。然而,這些看法仍有待觀察的空間: 第一,這三年來因嚴格的防疫管制措施,中國面臨諸多問題,包括整體經濟下行、失業人口大增、政府財政吃緊等。據此,今年年初便有中國公衛及流行病學等專家提出與「病毒共存」的防疫模式,而中共二十大後中國政府推出的「優化防疫 20 條措施」也被認為是鬆綁防疫政策的訊號。因此,「白紙運動」更像是防疫政策鬆綁的加速器而非原因。

第二,專制政府的承諾和決策不可全信。以防疫為例,民主國家的防疫政策必須基於疫情變化、專家意見和民意,以及既有法令進行調整,然而,這些年中國的防疫政策和執行手段,顯然完全忽視前述重點,甚至可在一夕之間發生根本轉變。如今在習近平一人獨大的局勢下,難以保證未來中國的防疫政策不會再有翻天覆地的變化。簡單來說,習近平本人才是中國防疫政策的最大變數。

第三,沒有配套措施,反新增亂象。三年來,中國政府將大量的精力和資源用於執行習近平的「清零」政策,忽視與病毒相關知識的普及、醫療量能的提升、疫苗覆蓋率的提高等,可謂完全沒有做足與「病毒共存」的準備。甚至,為了體現中國體制和防疫政策的優越性,中國政府還將與「病毒共存」視為放棄抵抗的「躺平」,並散播病毒恐懼。

於是,當防疫管控高牆一夕坍塌,急速上升的染疫和死亡人數,使得中國百姓再次陷入恐慌和無助之中。在防疫鬆綁的一個多星期以來,醫院爆滿、搶藥、囤藥、亂吃藥等亂象頻發,多處城市還出現染疫醫生看診、醫學生臨陣上崗、殯儀館、焚化爐已無法再容納往生者的窘境。然而,面對這些問題,中國的網路上卻沒有任何檢討政府的聲音,相反,還出現一股將問題的原因怪罪於「白紙運動」的言論風向。

第四,中國政府對「白紙運動」參與者的秋後算帳。在「白紙運動」爆發不久,中共中央政法委員即定調是「敵對勢力」滲透破壞活動,並要堅決打擊「擾亂社會秩序的違法犯罪行為」。

在「白紙運動」的過程中,大批示威者遭到逮捕,更有公安在街上、商場或者地鐵內,隨機檢查路人的手機,若發現有相關抗議的照片、聊天紀錄或推特、youtube、Telegram 等 APP 或 VPN 等翻牆軟體,則要登記持有者的個人及家長資料,並責令其現場刪除和寫承諾函。

若有涉嫌,則直接帶回派出所拘留並接受調查。如今網路上更是陸續傳出參與「白紙運動」的學生和民眾被逮捕或失聯,包括南京傳媒學院第一位手持A4白紙的女學生。

基於上述幾點,還能認為「白紙運動」成功了嗎?如今回想「白紙運動」之初,當南京傳媒學院的學生手持A4白紙抗議防疫政策的時候,該校的校長就對學生喊出,「你們總有一天要為你們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這一喊不但喊出了中國當權者的心聲,也預示了「白紙運動」的結局,既悲哀又無奈。

人走多了便有了路

中國人在面對自身權利遭受到侵犯時,不是不敢維權、不是不敢反抗,而是自六四事件以後,在中國共產黨的洗腦和高壓統治下,中國人在維權上普遍存在「思想上不知、能力上不強、後果不敢承擔」的問題,導致維權運動困難重重。

如今這場「白紙運動」已落下帷幕,儘管結局不盡人意,參與者的下場令人哀傷,「白紙」的記憶也正被抹去,不過在「白紙運動」的催化下,越來越多中國人開始重新審視政治體制的現狀和問題,並認識到自己應有的權利該如何爭取。

可以說,「白紙運動」在一群中國人心中已埋下了一顆名為自由、民主和法治的種子,若中國共產黨和政府不願意改變現狀,繼續漠視人民的權利和訴求,想必總有一天維權運動會遍地開花-而為了維護我們珍視的自由民主和法治的普世價值,更值得台灣的諸位共同聲援。

【本次主筆】

黃哲融,東吳大學國際法碩士。

【本文核稿】

網站主編王鼎棫

註一:「動態清零」,指的是當發現染疫病例後,儘快將其控制,以切斷疫情傳播鏈。「動態清零」的目標不再追求零感染,而是精準的防疫和控制。

註二:「社會面清零」,指的是當城區內的社區出現染疫病例後,便把社區內的所有人員移送隔離或遷出城區外,使得主城區內不再有疫情傳播的可能。此防疫模式後來逐漸演變成,凡隔離管控區外無發現染疫者,即可視為達到「社會面清零」。本質上而言,這是一種掩耳盜鈴的作法。

註三:「就地隔離檢測」,是指一旦發現有染疫者,或疑似染疫者(即「時空伴隨」者,指 14 天內,與染疫者在同一個時間和空間網格內(通常以 800 公尺 × 800 公尺為檢測範圍),共同停留過 10 分鐘的人。根據定義,即使沒有與染疫者密切接觸,但若在 10分 鐘內前後與染疫者在同一空間網格內出沒,也會被判定為「時空伴隨」),就將其所在的建築物或場域完全封閉,要求建築物內或場域內的所有人就地隔離 14 天,或者安排核酸檢測並要求所有人等待檢測結果為陰性方可放出。有的地方甚至出現「畫地為牢」,將疑似染疫者或不配合檢測者扣在原地就地隔離,或綁在樹上、電線桿上以等待核酸檢測結果。

*本專欄「法白國際線」,每週四更新。讓看膩台灣新聞重播的你,多一點選擇。

法白會員制

訂閱法白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回娘家
vertical logo

專注打造台灣法律文化的垂直媒體。

從法律認識議題,從議題反思法律。

社群媒體

文章投稿,請洽

editor@plainlaw.me

授權與商業合作,請洽

business@plainlaw.me

聯絡客服,請洽

support@plainlaw.me

未經同意,不得擅自利用本站內容。

Copyright © 2023 Plain Law Move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lly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