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初二才能回娘家?一同想想在職場與校園的性別議題|生活日常

王 鼎棫

2023-01-19發佈

從初二才能回娘家?一同想想在職場與校園的性別議題|生活日常

從初二才能回娘家?一同想想在職場與校園的性別議題|生活日常
quotationmark image

結了婚的女人,在社會的廣泛期待下,成了大家眼中的媳婦,頓時在原生家庭變為「外人」。傳統習俗都說,初一回娘家,會帶來不好的事;於是,結了婚就沒「自己的家」,過年當然不能隨便「回家」。 但結婚不是誰入誰家,是兩人相愛才決定在一起。過年時,本來都各有自己的家人要團圓。於是,婚前是各自過年,婚後當然還是可以各自過年。仔細一想這不都是性別刻板印象所帶來的困境嗎? 試問自己,我們該放任這些不愉快的性別回憶繼續向未來發生嗎? 以下情景,我們都不陌生,這也都可能是性別歧視: 巷口那家學生常光顧的小吃店裡,求才廣告這麼寫:「徵清潔阿姨,月薪5萬」、公司附近餐廳貼出告示:「需求一名外場服務人員,年輕女性佳」,當年面試時也被詢問:「什麼時候要結婚、有生小孩的規劃嗎?」 又或校園當中,性別平等教育真的落實了嗎?學校真的有依照法規和政策要求,建立友善多元性別的教育環境嗎? 從以下幾則案例的回顧,我們都可能在職場或校園,聞到「性別不平等」的味道。

quotationmark image

思考一下,這樣在職場,到底有無性別歧視?

第一個案例是這樣的:跨性別女同志小楊告知某科技公司面試人員有使用女廁需求,數日後公司聯繫表示希望小楊使用1樓大廳的無障礙廁所,小楊回覆這樣的要求是性別歧視、沒有意願,之後面試公司就沒有再回應。

小楊事後提起申訴,經台北市政府勞動局調查並認定該公司違反性平法,裁處30萬元罰鍰,並公布公司名稱及負責人姓名。面試公司不服,就循序提起行政訴訟。

法院調查發現:面試分三階段,先由用人單位主管面試,再由人資面試,最後由營運長面試,有錄取才會以電話通知,未錄取通常不會再通知。

而小楊是在第2次面試中主動提出使用女廁的問題,如果公司認為小楊不適合、不打算錄取,應該不需要再聯繫,但卻自己先詢問公司內女性員工的意見,在知道部分員工反對後,仍繼續跟小楊溝通協調使用其他樓層的無障礙廁所。

由此可知,面試公司在招募、甄試及進用過程中,不是只單純考量小楊的工作能力是否勝任應徵職務,而是因為「性別認同」對於該如何使用廁所產生歧見,才沒有錄取小楊,也讓小楊受到了不利的差別待遇。

此外,法院還批評,面試公司這樣做,等同強迫小楊出櫃。判決理由提到:跨性別者有權利基於性別認知過自己的生活,不需得到別人的同意;小楊的性別認同是女性,平日都是穿女裝、用女性廁所,並沒有妨礙到其他人。

面試公司基於其他員工反對小楊使用女廁的預設,提出使用1樓無障礙廁所的折衷方案,看似中立,但等於代替小楊向第三人公開性別認同,並認為使用女廁需要徵求其他員工意見,無異強迫小楊接受一般男女「二元對立」下的主流觀念及刻板印象。

再來,第二個案例是這樣的:有名員工叫小葉,具有雙性特徵,主管要求他必須公開向同事說明自己有雙性特徵,如果同事不接受,就必須自請離職,甚至在被迫公開的當下,在旁戲稱「那你們(其他同事)要看我扮女裝的樣子嗎?」。在這樣的百般屈辱之下,小葉終究被雇主解僱。

法院指出:小葉擔任飯店的櫃檯人員,職務需求和工作能力都與性別無關,主管故意要求他揭露自身性別,否則不讓他繼續工作,顯然是違背他的意願,形成充滿敵意的工作環境,不只是歧視,還是性騷擾。而雇主知道之後,本來該立即改正並採取補救措施,但不僅沒處理,還將他違法解僱,顯然違反性別工作平等法,判決雇主應就小葉的精神損害,賠償20萬元。

台大推甄,竟然要求考生認可婚姻只能一夫一妻?

台灣大學機械系105學年的推甄入學考試第五題,是這樣寫的:

「我們生存的自然中,有許多自然的律,例如:天上有光體,可以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有晚上,有早晨,這是自然中時間的律;地要發生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並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果子都包著核,這是植物由種子孕育生命的律。社會中也有許多律,例如: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家庭是由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組成,這是社會與家庭的律。工程師的工程創新不能違反自然的律,社會的和諧不能違反社會的律。雖然有一些例外,但以下的問題不討論例外的情況。問題:請以『工程師的社會責任為題』,在100字以內,闡述一件工程師應盡的社會責任,以及這個社會責任所依據的自然或社會的律。」

由於試題涉及同婚歧視,爭議頓時爆發,經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調查後,認為命題老師和台大的招生活動有性別或性傾向的差別待遇,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的精神,所以發函台大要求完成下列事項:

  1. 就命題老師部分,要求台大性平會依性平法審議處理,並安排研習性別平等教育課程;

2.應對全校師生加強認識多元性別,營造性別友善環境;

3.裁罰三萬元。

台大對教育部的處分表示不服,也就循序提起行政訴訟。

法院認為,招生考試命題屬於講學自由、學術自由和大學自治範圍,但仍不能違反性平法規定和其他憲法、人權公約所保障的權利。

雖然招生考試的命題屬於學術自由、大學自治的範圍,但這些不能被當作違反其他憲法權利、國際人權公約權利、性平法規定的正當合法事由。

首先,兩公約和「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已具有台灣國內法效力,學校即應按照前述公約,好好落實平權和反歧視政策,以去除學生獲得教育的障礙,無論形式上或實質上以性傾向、性別認同作為篩選學生、達成拒絕入學的理由,都是侵犯教育權。

其次,推甄入學題目內容也違反當時性平法的規定,即「學校之招生及就學許可不得有性別、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或性傾向之差別待遇」

這是因為,題目將工程師的社會責任限制成應依「社會的律」——家庭是由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組成。 但將家庭定義為一男一女、一夫一妻,這顯然與目前社會呈現多元價值、多元家庭組成方式的實況不符,也違反司法院釋字第748號、憲法、人權法、性平法一再重申、強調的性別多元價值,也違反該等規範所禁止依性別認同、性傾向而作的差別待遇。

台大以這樣的考題作為招生試題,就是對性別認同與性傾向的差別待遇。

法院指出,由於題目這樣設計可以合理期待考生會參考考題的遣詞用字、所舉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例子;如果作答時不參考、依循系爭考題的文字敘述、舉例,可以合理判斷不容易獲得較高的分數,而降低通過考試被錄取入學的機率。

也就是說,考題將異性戀以外的其他性別認同、性傾向排斥在外,並且要求考生依據這個例子,去闡述一件工程師應盡的社會責任,如此一來,考生已經被限制在歧視的角度下去作答,不會因為事後不是命題老師改題,或是由其他沒有宗教信仰的老師閱卷就可以補救。

綜合上述,法院認為台大機械系推甄入學的考題違反行為時《性別平等教育法》還有相關公約的精神,因此教育部對台大和命題教師的裁處合法。

徒法不足以自行,性平需要你我關心

從上面幾則案例中,我們可以看見,部分公司和教職員本身,不僅帶著傳統的二元性別價值觀來處理相關相關事務,還試圖員工或矯正學生的性別認同,更不用說是否有盡到照顧每位員工或學生尊重多元性別的責任,而這樣的職場或教育環境,與多元性別友善環境的目標之間,恐怕還有一段漫長的距離。

針對校園,台大機械系甄試考題引發的性別歧視爭議,校方已經公開道歉,不過考試畢竟已經結束,對那些期待進入台灣第一學府就讀的應考生們來說,沒有重來的機會。

又或望向職場,如新垣結衣飾演的實栗在《月薪嬌妻》特別篇中,對老公平匡請育嬰假受到同事質疑時,所給出的建議:只要你請育嬰假時擺出理所當然的表情,身旁的人也會覺得請育嬰假是很正常的事。當一間公司有愈來愈多男性請育嬰假時,原本「不正常」的事情也會變得正常,只是都需要有人要自願當領頭羊,當衝破體制的那個人。請育嬰假是法律給予每位員工的保障,男性不該單純因為性別因素,就必須承受更多壓力。

離開職場與校園,回到本文一開始的「初二回娘家」,會發現法律也有無法進入管制的地方,所以面對性別困境,我們還是要先有性別意識──發現傳統不等於正確,發現傳統其實是一種束縛──在這樣的相互理解下,所有的性別歧視,最終才能都在社會環境中逐一化解。

雖然,這樣相互理解需要時間,好比一場與傳統文化衝撞的革命,但透過發聲、促成改變,解放更多走入性別框架的人;這也是累積能量,讓我們未來在不同場合彼此捍衛,共同做一個自由的人,擁有平等開放的未來。

【本文作者】

黃伊平

執業律師,台北大學法學碩士

【本文核稿】

網站主編,王鼎棫

本版「生活日常」,分享每天碰到的柴米油鹽醬醋茶,討論生活法律問題。

法白會員制

訂閱法白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vertical logo

專注打造台灣法律文化的垂直媒體。

從法律認識議題,從議題反思法律。

社群媒體

文章投稿,請洽

editor@plainlaw.me

授權與商業合作,請洽

business@plainlaw.me

聯絡客服,請洽

support@plainlaw.me

未經同意,不得擅自利用本站內容。

Copyright © 2023 Plain Law Move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lly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