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棫

2022-08-24發佈

2022-11-21更新

安倍的遺願是修改日本憲法?這對台灣有什麼影響?|法現欣視界

安倍的遺願是修改日本憲法?這對台灣有什麼影響?|法現欣視界
quotationmark image

專欄作者:台北大學法律系法學組學士,政治大學法律學系碩士,日本國立名古屋大學特別研究生,現為執業律師。 &nb …

quotationmark image

專欄作者:台北大學法律系法學組學士,政治大學法律學系碩士,日本國立名古屋大學特別研究生,現為執業律師。

 

2022年7月8日上午,日本發生了震驚世界的事件—前首相安倍晉三遭刺(在奈良為日本參議院議員選舉助選),經過搶救仍不治身亡。

安倍晉三長任日本首相,在任期間推出過如「安倍經濟學」等耳熟能詳的重大政策,其中莫過於提倡「修正憲法」了。安倍2020年辭任首相後,仍持續致力於修憲;而此次積極為黨輔選,也是因為修憲門檻需要更多的議員席次。

安倍生前為何要如此提倡修憲呢?日本憲法到底怎麼了?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抽絲剝繭,探索日本憲法的過去與未來吧。

日本憲法的由來:為何又稱為「和平憲法」?

現行的日本憲法全名是《日本國憲法》,但它其實不是由日本人制定的!

回到二戰時期,當時的舊憲法叫作《大日本帝國憲法(又稱《明治憲法》)》。而在二戰終結後,產生了是否修憲的論爭,由於主張應修憲的意見占多數,日本政府設置了「憲法問題調查委員會」,做成修正草案。

但是聯合國最高司令部(GHQ)認為這個修正草案,並無助日本民主化,因此起草了另一部憲法草案,要求日本政府採用。日本政府礙於國際現實,被要求盡速議決,便以GHQ的草案為基礎,經過些許修改後採用。

於是,透過天皇裁准,1946年(昭和21)年11月3日,新的憲法公布,隔年5月3日施行,《日本國憲法》就這麼誕生了。

日本國憲法由前文及11個章節,總共103條組成(註一)。其中最有爭議的,莫過於憲法第9條(註二),也就是要求政府「放棄戰爭和不保持戰力」。爭議點在於,明明說好了不要有軍隊,但因二戰後不久爆發了韓戰,以此為契機,原本卸除武裝的日本得以組成「警察預備隊」,也就是現今「自衛隊」的前身而延續至今;自衛隊的存在會不會違反憲法第9條,就是爭議所在。

政府的解釋是,憲法第9條指的是「放棄為了侵略而進行的戰爭」,也就是「禁止為發動戰爭成立軍隊」,但是「自我防衛」並不在禁止之列,所以成立自衛隊並沒有違憲。雖然朝野對於自衛隊是否違憲至今仍爭論不休,但不能否認現實上日本在亞洲有重要的軍事地位。

安倍的野望:日本的正常國家化

(一)先上車後補票的手法引發爭議

雖然日本憲法在許多議題上有所爭議,但仍原封不動地度過了75周年—從1947年施行至今從來沒修正過!

面對從未修正過的日本憲法,極力表示應該進行修憲,並積極推動修憲的人物,正是日前遭受暗殺的安倍晉三前首相。安倍受到外祖父岸信介(同曾任首相)的影響,認為戰後制訂和平憲法讓日本變成了「不正常國家」,因此希望透過修憲,讓日本成為維持經濟實力,同時也能具有部隊武力擴展空間的「正常國家」。

安倍的做法,像是在自民黨於2012年勝選成為執政黨後,就提出「日本國憲法修正草案(下稱平成24年草案)」。這個版本中最大的特點,就是在憲法第9條的基礎上,加入國防軍並新設軍法會議,讓日本重回軍備化。

依據自民黨提出的「平成24年草案」的理念,自衛權的行使,並不限於日本自身的危機,更包括周邊各國的環境安全保障受到威脅(也就是「集團自衛權」),甚至應涵蓋全球。

自民黨執政後,為了早日實現讓日本可以行使集團自衛權的理念,在還沒有辦法修憲的前提下,先從制定新的法律制度切入。2015年9月,日本國會陸續通過並施行了《平和安全保障相關法制(下稱安保法規)》,內容包含了《日本和平安全法制》及《集體自衛權安全法》。而繞過憲法直接施行安保法規的動作,果不其然產生了違憲的疑慮

在安保法規的設計下,日本能行使集團自衛權、發動武力的要件,其中之一是「存立危機之事態」。也就是說,若「和日本密切關聯的他國發生武力攻擊,因此將威脅日本的存立,對國民生命自由及追求幸福的權利有根本性顛覆的明確危險事態」,此時即使不是直接攻擊日本,日本也可以進行反擊。但是,為何他國受到攻擊就「足以威脅」到日本的存立,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並沒有清楚的標準。

2015年6月4日,類似爭議也在憲法審查會上被引爆。包括早稻田大學長谷部恭男教授,慶應大學名譽教授小林節,早稻田大學教授笹田榮司等多數憲法學者,及日本律師聯合會都認為這樣的動作違憲。

也就是說,在安倍追求的正常國家的藍圖中,制定並通過安保法規,希望以此做為行使集團自衛權的依據,卻被法界一面倒認為違憲。 

(二)正式邁向修憲之路

由於安保法的制定無法獲得多數學者的支持。因此若要維持安保法制,以及行使集團自衛權,那麼就必須直接修正最關鍵的憲法第9條了。不過修憲並非一蹴可幾,雖然2015年7月的參議院選舉中,肯認修憲的勢力就已達修憲門檻。但由於平成24年草案備受批評:像是背離立憲主義,造成基本人權侵害,以及把自衛隊制定成國防軍形同扭曲平和主義等聲音,因此也被迫擱置。為了緩和批判的聲浪,讓修憲受到國民認同,從2015年到2018年,經過了數次選舉的洗禮,雖然自民黨持續勝選,但也調整了平成24年草案,並在2018年3月初公布新一波的「4項目」修憲案。

4項目包含「自衛隊明文化、緊急事態條款、參議院的選區合併、教育擴充」。尤其把原本最有爭議的「創設國防軍及新設軍法會議」等再軍備化的文字刪除,只選擇把自衛隊明文化。

經過調整後,自民黨對推動修憲蓄勢待發。在2018年11月29日的臨時國會,以4項目修憲案的版本強勢推動憲法審查案,即使在野黨強力反對並缺席抗議,自民黨的森英介會長仍依職權逕行召開會議,在眾議院召開憲法審查。日本輿論認為,在處理憲法這樣的根本問題上,用職權強行議決,可說是破格的情況(註三)。

(三)2022年參議院大選後,修憲會成功嗎?

最後來到2022年的參議院大選,在攸關國會修憲席次的選舉中,根據NHK報導,對修憲表示積極態度的「自民黨、公明黨、日本維新會、國民黨」此「修憲四黨」,一共拿下93席,加上非改選的84席,已經有177席次,超過修憲門檻。

《日本國憲法》第96條說:經由各議院的總議員數(現職在任者的2/3以上在國會提出修正案,並交付全體國民投票──超過投票權人的過半數贊成,修正案即通過。

NHK分析選舉結果認為:受到安倍暗殺事件影響,投給自民黨的投票數以及投票率都比上次選舉高,重新讓國民認知到民主主義及選舉的重要性。此外,去年眾議院選舉勝利後,加上這次勝選,使自民黨的岸田政府和黨內的向心力更強了;且此後3年沒有正式的國政級大選,可以說岸田政權取得了非常重要的黃金3年。    

不過,變數在於:自民黨內的勢力平衡可能產生巨大變化。且「修憲四黨」其實對於修憲的具體內容,主張也有所隔閡(註四)。既然提出修憲議案,需要有高人數門檻才能通過。也就要先整合修憲派中的意見,否則無法立刻通過修憲議案。

關於修憲時程,2022年7月11日,岸田首相表示「會以實現修憲為目標,預計在秋天的臨時國會,執政黨與在野黨整體能進行更深入的討論。希望能盡早提出議案。」對於修憲表達出積極推進的意願。

國際對日本修憲的看法

那麼,對於日本的修憲,國際上又有什麼樣的看法呢?

(一)德國:時空背景類似,應將修憲正常化

德國跟日本制定憲法的背景雷同。德國的《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基本法(Grundgesetz für die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下稱德國基本法)》,是二戰後的佔領期,由西德地區的德國政治家和法律家透過議會起草相關條文,但其實受到了美國、英國、法國的指導;且因蘇聯佔領的東德地區並沒有參加修訂作業。因此,在立法背景上,德國跟日本同樣都稱不上是「自主性的憲法」(註五)。

德國人認為,基本法如果有必要修正的話就要順應情勢修正,並且隨著政治,社會,國際關係的發展,修正的優先順位也隨著改變,這都是很自然的事。

因此,德籍學者指出:自衛隊已經存在許久,並經國民廣泛接受,那麼修正憲法第9條是順應現狀的修正,對現狀不至於有太大改變。至於遲遲無法進行修憲的問題,從德國設立「聯邦憲法法院」,專職處理並審查憲法問題的經驗來看,若可以建立一個「監督憲法進行狀況的獨立機關」,能超越黨派處理憲法疑義,或許有助促進修憲。

(二)美國:從國防觀點,支持修憲

美國華盛頓郵報對此次選舉結果及修憲,認為美國和其他民主國家應該要支持日本在軍事能力上的修憲動作。

理由在於,修憲可以鞏固日本的現有地位。日本在東亞有陸地,海洋以及空中資源,修憲並不會讓日本重蹈戰爭的覆轍,反而可以讓其更方便提供援助,包含防衛台灣。尤其在俄烏戰爭的局勢下,穩固全球的軍事防衛的必要性顯而易見。從全球防衛的觀點,認為美國應對日本修憲採支持態度。

綜合上述,從歷史背景到目前的修憲環境,以及國際觀點,種種因素加起來,目前在修憲進程上對執政黨是有利的。岸田首相如何把握黃金三年的執政優勢,能否成功讓日本跨出修憲的第「一」步,之後又會如何影響世界局勢,值得我們台灣人繼續關注。 

*本專欄「法現欣視界」:正所謂「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台灣發生的法律問題,也許外國法可以提供參考答案?國外又有什麼有趣的法律制度或議題,值得台灣探討借鏡呢?作者是個喜歡外文的法律人,除了主航線日本外,歐美及韓國航線也熱情開發中。透過比較外國法的觀點,一起向世界出發吧!

 

本文核稿:網站主編王鼎棫

註一:本法的基本構造是對外抱持平和主義,對內實施民主政治,也就是說採取「國民主權、基本的人權尊重及平和主義」三大原理。所謂國民主權也就是主權在民,透過正當的選舉選出國會代表,採取代表民主制。基本人權的尊重,是國民每個人的生命及自由都應該受到珍視及保護。而平和主義則是放棄戰爭及不保持戰力。

註二:日本國憲法(昭和二十一年憲法)在第二章「戰爭的放棄」,用第9條寫下:「日本國民,以正義和秩序為基礎,誠摯地追求國際和平,並在此永遠放棄為國家權力而發動戰爭,或藉由武力威嚇或行使武力,作為解決國際紛爭的手段。為了達到前項目的,不保持陸海空軍或其他戰力,亦不承認國家交戰權」。

註三:藉由這次在臨時國會強勢提出修憲議案,安倍前首相曾表示「國會議員對於是否該修憲,認為最終決定者應該是全體國民」,並進一步說明「今後自民黨的4項目修憲版本,會在眾參兩院的憲法審查會上展示,希望各黨和有志者能一同提出意見,完成具體的條文案。」4項目修憲版本成功的引起注目,也明確表示修憲決定權的重責大任在全體國民,讓國民更加關注修憲議題。 

註四:例如說,對憲法第9條是否將自衛隊明文化,自民黨和日本維新會認為,「有必要替自衛隊的違憲爭論畫上休止符,因此以明文化為目標」。相對的,公明黨則認為「幾乎全體國民對自衛隊的認識都定位在合憲」,因此明文化與否應慎重檢討。接著,國民民主黨則指出「就算把自衛隊明文化也不會產生任何改變」

註五:德國基本法至今已歷經60次以上的修正。為何和日本的修憲進程上會有這麼大的不同呢?德籍學者認為可以從以下差異來解釋。   

第一點是兩德統一的背景,由於德國分裂成東西德佔領區,考量到未來有變動可能,就在德國基本法明文規定,當德國統一的時候,此基本法失其效力。

換句話說,西德當初制定的基本法,沒有經過東德的參與,只是「暫時性」的,並非「真正的」自主憲法,是否應重新制定憲法,就產生爭議。而當1990年柏林圍牆倒塌、兩德統一時,因基本法已得到國民廣泛支持,在政治和國民感情上,確立了事實上的憲法地位,所以也就擱置原本統一時應制定新憲法的目標,改為修訂基本法本身。

第二點是修憲對德國人來說是順應情勢的自然發展。基本法的修正雖然不用國民投票,但需要在下議院的聯邦議會和上議院的聯邦參議院都取得2/3以上的贊成,也就是要求超越黨派的廣泛合意。

第三點,也是最根本的理由,是「憲法審查機關的不同」。日本的憲法審查是「具體個案審查」,沒有專門的憲法審查機關,違憲解釋只有個案效力。相對的德國是由「聯邦憲法法院」進行「抽象法律審查」,為新設立的法律是否合於基本法進行審查。聯邦憲法法院是司法權威性的存在,不僅審查法律是否違憲,也有許多要求議會修正或指示廢棄法案的判例。由於聯邦憲法法院作為基本法的守門人,有很高的威信,造就基本法的基礎及不可動搖的信賴感。

*本專欄「法現欣視界」:正所謂「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台灣發生的法律問題,也許外國法可以提供參考答案?國外又有什麼有趣的法律制度或議題,值得台灣探討借鏡呢?作者是個喜歡外文的法律人,除了主航線日本外,歐美及韓國航線也熱情開發中。透過比較外國法的觀點,一起向世界出發吧!

 

參考資料

1.日本大百科全書,日本國憲法

2.日本國憲法(昭和二十一年憲法)

3.大原社会問題研究所雑誌,№700/2017.2,【特集】安倍政権下の社会経済政策―労働と生活に与える影響 安倍政権と 安保法制・憲法・外交・基地問題 ,五十嵐仁 。

4.安保法は立憲主義に反し憲法違反です,日本辯護士聯合會。

5.<改憲案の背景>イヤガラセの道具と化した「憲法改正」,菅野完。

6.第197回臨時国会閉会,安倍総理「最終的に決めるのは国民という認識を」,2018年12月10日 

7.参議院選挙2022特設サイト

8.参議院選挙【解説】なぜ自民が大勝? 結果を詳しく分析,2022年7月11日,NHK新聞。

9.岸田首相「与党結束で難局突破」=自民人事、茂木氏ら留任有力―安倍氏遺志継ぎ改憲リード【22参院選】,2022.7.11。

10.<ドイツと日本の違い>,ドイツ基本法と日本国憲法の歩みを比較してわかる、日本の改憲論議の不思議,フランク・レーヴェカンプ。

11.Washington Post ,July 11, 2022 ,The U.S. should support Japan’s move to legitimize its military

 

本專欄「娛樂文創與IP的距離」:是由威律法律事務所的周律師及魯律師組成。兩位深耕智財領域,從過去服務影視、音樂、動畫、遊戲、設計、出版、媒體行銷、演藝、體育、授權、藝術、數位內容等娛樂及文創產業的經驗,體認並倡導IP議題的實用性與重要性。

用行動支持法白

專注打造台灣法律文化的垂直媒體,從法律認識議題,從議題反思法律。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vertical logo

專注打造台灣法律文化的垂直媒體。

從法律認識議題,從議題反思法律。

社群媒體

文章投稿,請洽

editor@plainlaw.me

授權與商業合作,請洽

business@plainlaw.me

聯絡客服,請洽

support@plainlaw.me

未經同意,不得擅自利用本站內容。

Copyright © 2022 Plain Law Move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lly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