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棫

2022-10-16發佈

2022-11-23更新

影評《來幹電視台》:拒絕做國家的傳聲筒,俄國獨立媒體血淚史|吳玟嶸

影評《來幹電視台》:拒絕做國家的傳聲筒,俄國獨立媒體血淚史|吳玟嶸
quotationmark image

《來幹電視台》是一部紀錄片,拍攝俄羅斯最後一家獨立電視媒體「雨電視」的興衰。因為導演就是電視台的創辦人之一,所 …

quotationmark image

《來幹電視台》是一部紀錄片,拍攝俄羅斯最後一家獨立電視媒體「雨電視」的興衰。因為導演就是電視台的創辦人之一,所以能夠貼身拍下許多重要時刻,像是開台時的窘境、內部經營的爭論、官方人馬的闖入,甚至是台慶時的縱情歌舞。

這樣完整的紀錄,讓人一度有種觀賞劇情片的錯覺,直到看完之後,查了雨電視的相關新聞,才很真切地意識到:雨電視被打壓的情形,是真實發生在這個世界上,他們的奮力呼喊,至今仍在迴響。

而這種政治勢力始終盤旋在媒體之上的場景,台灣人應該不會覺得陌生。

一間為了冒險而創立的電視台

這部紀錄片的主角是「雨電視」;這樣命名是因為電視台創辦人娜塔莎.辛迪耶娃認為:下雨就是冒險,她創辦這個頻道,就是一場冒險。事實證明,他們在普丁政權的掌控下,堅持做一間獨立電視台,確實冒了很大的風險。

2000 年,普丁開始進行媒體國家化的進程,政府透過大把資金、法令修正,牢牢抓住國家電視台,但當時該國獨立媒體的營運環境,相較現在寬裕許多,雨電視也是在 2010 年正式開台。

媒體能夠自由的時間終究走入句點,2012 年的總統選舉,普丁再次出馬參選,而當年的總統大選結束後,雨電視如此報導:言論的寬鬆管制即將結束。這個預言很快獲得印證.那年的總統選舉傳出舞弊,雨電視在報導相關新聞之後,馬上接到意外的電話。

「你到底在幹嘛?」

「你在散佈美國國務院的謊言!」

一名來自總統府的官員這樣對娜塔莎咆哮,而娜塔莎也直接回道:我不是國營媒體的一份子」、「我們做的是自認對的事!

奮鬥,為了變更成熟的公民

捍衛言論自由的背後,娜塔莎不是從一開始就如此瞭解新聞。

她本來規劃的是一間文化性、知識性的生活頻道,但在為了電視台的生計奔波、歷經選舉舞弊等大事件,娜塔莎的團隊終於從一間有點業餘的媒體,咬緊牙關,成為俄羅斯最後一家的獨立電視媒體。

當普丁再次成為總統後,媒體空間愈加緊縮。紀錄片中,壞事接踵而來:雨電視關台、娜塔莎被不明人士跟蹤、電視台搬到娜塔莎在莫斯科市區的公寓。

然而,就連在那棟公寓裡,雨電視也不得安寧,娜塔莎發現門鎖上有被強行撬開的痕跡,甚至電視台邀請來賓,都還會擔心被國安會得知電視台的地址。

於是,種種掙扎所表彰的故事,大家可能都很熟悉:一間媒體如何在威權政體下掙扎生存?

不是說熟悉就不用談,而是這些故事在當代,需要我們透過第一手的紀錄片作品,看一個團隊如何在安穩死去與英勇戰死之間做出選擇,看一個新聞台如何在動盪又複雜的爭議中試圖守住專業,守住獨立自主的夢想。

風風火火之際,雨電視內部曾發生一場有趣的討論:

「心理面來說,看雨電視很沉重,因為生活並不全然那麼糟,我有性愛、有朋友,可以旅行」、「為了讓人們進步,成為成熟的公民,他們應該知道酷刑、虐兒或窮困相關的議題。」

他們為了心中理想的媒體面貌,不只報導酷刑、虐兒或窮困,更勤於追逐俄羅斯的社會運動,為了每個無法親眼看見不公的國民捕捉畫面,一直追逐到被關台的那一天,雨電視也沒有放棄他們對於真實的追尋,直到今天仍繼續為新聞自由奮鬥。

台灣的新聞,也能自主嗎?

觀賞紀錄片的同時,如同本段落標題那樣的疑問不斷在我心中盤旋:「我們真正遇到的媒體問題是什麼?」「台灣自己的新聞問題解決了嗎?」雖然細思,也未必能有真正的答案。

過去,台灣老三台被黨政軍把持,為了爭取新聞自由,2000年後法律陸續訂定黨政軍退出媒體的條款。

為了落實黨政軍退出媒體的精神,對於媒體的管制,也把相關權限從上命下從的行政體系當中抽出,交至獨立運作的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手中,企圖擺脫行政一體的束縛,對通訊傳播做出有效且合乎專業的治理。

但這些作為並沒有阻絕所有的爭議,媒體開始無法自律,商業考量逐漸凌駕新聞專業。筆者猶記得大學時在某傳播學者的課堂上,教授剖析了媒體背後產權等爭議後,又下了一句評語:

「如果真的只是商業考量就好了。」

這句話想必台灣人並不陌生,畢竟各個商業電視台的政治色彩不太算是秘密。牛津大學路透新聞學研究所每年都會製作「路透數位新聞報告」;2022年的報告表示:台灣閱聽人對媒體有十分兩極化的傾向,且從整體來看,對新聞的信任度也不高。負責協助彙整報告的林麗雲教授便指出:「台灣人不信任所見新聞內容,信任度排名46國中的第42名,因為知道每家頻道家族都有政商關係。」

這個例子提醒我們,媒體跟政治的關係,未必都是媒體亟欲抗拒政治介入,有時媒體為生存、為權力也可能放棄理想,主動投奔政治勢力(註)。再複雜的媒體議題,終究會談到媒體如何生存的實際問題,這不是訂定法律就能解決,也不是單純抱持理念就能度過的難關。

為了讓媒體能獨立於政治力,甚至避免被隨政治起舞的廣告商影響,雨電視被關台後,也曾經嘗試訂閱制,希冀獲取閱聽人的支持以維生存。這樣的作法有可能成功嗎?法白也還在尋找這個問題的答案,期待與所有關心媒體,關心新聞自由的閱聽人一起努力。

 

註:廣電三法制定黨政軍退出條款,目的是要讓媒體能夠擺脫政治的影響,有趣的是,最近一個與《衛星廣播電視法》修正有關的討論,呈現了另一個不同的觀察面向。即立委陳雪生認為:現行法律對黨政軍投資媒體的規定過於嚴格,於是提議修正其中條款,放寬投資的門檻;其中一個理由是「其實現在不是黨政軍介入媒體,是媒體自己投奔到黨政軍去了。」以上參見立法院公報第111卷第60期交通委員會會議紀錄,頁82。

本專欄「娛樂文創與IP的距離」:是由威律法律事務所的周律師及魯律師組成。兩位深耕智財領域,從過去服務影視、音樂、動畫、遊戲、設計、出版、媒體行銷、演藝、體育、授權、藝術、數位內容等娛樂及文創產業的經驗,體認並倡導IP議題的實用性與重要性。

用行動支持法白

專注打造台灣法律文化的垂直媒體,從法律認識議題,從議題反思法律。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vertical logo

專注打造台灣法律文化的垂直媒體。

從法律認識議題,從議題反思法律。

社群媒體

文章投稿,請洽

editor@plainlaw.me

授權與商業合作,請洽

business@plainlaw.me

聯絡客服,請洽

support@plainlaw.me

未經同意,不得擅自利用本站內容。

Copyright © 2022 Plain Law Move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lly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