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棫

2022-10-16發佈

2022-11-23更新

親屬過世後馬上去提款,小心觸法唷!|家事法庭與你同行

親屬過世後馬上去提款,小心觸法唷!|家事法庭與你同行
quotationmark image

專欄作者:梁維珊,國際家事律師協會(IAFL)首位台灣律師   據報載,一名女子在父親過世隔日,拿著 …

quotationmark image

親屬過世後馬上去提款,小心觸法唷!|家事法庭與你同行

專欄作者:梁維珊,國際家事律師協會(IAFL)首位台灣律師

 

據報載,一名女子在父親過世隔日,拿著父親的印章及存摺,把他在農會帳戶內的餘額7596元領出,交給弟弟置辦喪禮,卻引起另一名胞弟不滿,對姐姐提告偽造文書罪。最後,被屏東地方法院判處2個月有期徒刑,得易科罰金,緩刑2年。

一般民間遇到家中長輩往生後,不少親屬會拿往生者的印章、存摺或提款卡,將其生前帳戶裡的錢領出。有的人把這筆錢拿去處理喪葬事宜,有的人則是擔心事後被國稅局課稅而盡早領出,還有的人是為了搶先爭取遺產。

不論基於什麼原因去領過世長輩的錢,都可能有法律問題。但若是出於善意目的,為往生親屬治喪,而動用其生前存款,應如何避免法律上的風險,就需要讀者多加留意。

長輩生前未授權,子女處理治喪事宜

如果親屬生前將其帳戶存摺、印章交給某一個子女,由其幫忙處理事情,但沒有委託他負責自己的身後事;所以,在長輩過世後,該子女若擅自將其存款領出,用來支付喪葬費用,由於並未得到長輩生前授權,子女持往生者的印章在取款單上蓋章,可能構成《刑法》的偽造文書罪

甚至,進一步持蓋有往生者印章的取款單領錢,更可能構成《刑法》的行使偽造文書罪

因此,在沒有獲得長輩生前授權的情形下,建議讀者們切勿擅自領取存款,以免被其他繼承人提告偽造文書罪或行使偽造文書罪,而有承擔刑事責任的風險。

長輩生前有授權,子女處理治喪事宜

那長輩如授權某一個子女處理身後事,該子女也確實遵照長輩生前意願,將存款領出置辦喪禮。在這種情形中,子女看似沒有任何法律上的風險,但過往法院實務上判決多半還是認為(註一):長輩生前授權的效力,於往生時就會消滅;因此,被委託的子女仍無權持長輩的印章及存摺取款。否則,仍可能觸犯《刑法》偽造文書及行使偽造文書等罪。

不過,近年最高法院有不同見解指出(註二):長輩生前授權某一個子女協助處理身後事,因為這種授權的性質相當特殊,即使其過世後也不會消滅,受託的子女有權持其印章及存摺取款,並不會構成刑法偽造文書罪及行使偽造文書罪。

至於應如何證明長輩生前有授權,實務上認為:除以遺囑或其他書面為授權外,如長輩僅以口頭表示,只要子女於長輩生前即有受託取款的行為,而其他繼承人都能知悉(比如LINE通訊軟體中,家族群組的對話可以證明)且未反對,未來於長輩過世後,該子女持長輩的印章及存摺取款的動作,就有可能不會構成偽造文書及行使偽造文書罪。

然而,應注意的是,即使長輩有授權,也不宜做大額取款。因為大額取款除了有侵害到其他繼承人的繼承權益外,也會侵害到長輩生前債權人的權益,導致其他繼承人或債權人提告侵占罪。

子女誤以為,長輩生前授權怎麼辦?

如果子女誤以為長輩有授權自己處理治喪,而動用其存款支付喪葬費用,這時候該怎麼辦?

部分法院認為,由於子女無權以長輩的印章及存摺取款,也還是會構成《刑法》上的偽造文書及行使偽造文書罪。但近來也有不同法院見解指出,於這種情況中,應特別注意領款人心中有無犯罪的故意──尤其依其學、經歷及智識能力,確認其是否能意識到自己違反《刑法》相關規定而加以避免──那經調查,若認定子女欠缺犯罪的故意或不能認識自己違法,也就不一定會成立前述刑事責任。

最安全的法律策略:生前預立遺囑或得全體繼承人同意

從前述說明,讀者可以知道,由於不同案件的個案事實不同,各法院間的見解也有差異,所以一般人在處理的時候,稍有不慎,就很容易誤觸法網。

在比較法上,日本《民法》第909條之2規定,繼承人得在法定金額範圍內,單獨使用遺產中的金錢存款;子女若在此額度內,領取長輩生前的存款為其治喪,就不會有觸犯刑事責任的風險。

不過,因為我國法並未有類似規定,在修法之前,為免繼承人不慎觸法,建議最安全的作法就是:先由長輩生前預立遺囑,並指定遺囑執行人,命其依照遺囑載明的治喪方法及授權範圍,於其往生後,辦理治喪事宜。

反之,如果長輩生前沒有預立遺囑,建議還是要取得全體繼承人的同意後,再提領金錢支付喪葬費用,且不可提領超過一般治喪行情的費用,以免被法院認定為高額取款,侵害長輩生前債權人之權益,而有觸犯侵占罪之法律風險。

 

*本專欄「家事法庭與你同行」:家原本是心靈休憩的所在,但曾幾何時變成猜忌的戰場。家事法庭到底在做什麼?如何運作?跟著梁維珊律師團隊同行,一起來揭開家事法庭的神秘面紗。

本文核稿:網站主編王鼎棫

 

註一:臺灣高雄地方法院109年度訴字第201號刑事判決臺灣彰化地方法院107年度訴字第782號刑事判決臺灣新竹地方法院107年度訴字第902號刑事判決

註二:最高法院110年度台上字第3566號刑事判決

 

本專欄「娛樂文創與IP的距離」:是由威律法律事務所的周律師及魯律師組成。兩位深耕智財領域,從過去服務影視、音樂、動畫、遊戲、設計、出版、媒體行銷、演藝、體育、授權、藝術、數位內容等娛樂及文創產業的經驗,體認並倡導IP議題的實用性與重要性。

用行動支持法白

專注打造台灣法律文化的垂直媒體,從法律認識議題,從議題反思法律。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vertical logo

專注打造台灣法律文化的垂直媒體。

從法律認識議題,從議題反思法律。

社群媒體

文章投稿,請洽

editor@plainlaw.me

授權與商業合作,請洽

business@plainlaw.me

聯絡客服,請洽

support@plainlaw.me

未經同意,不得擅自利用本站內容。

Copyright © 2022 Plain Law Move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lly SEO